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我家真的有金矿 > 57.Kiko双头唇釉108

57.Kiko双头唇釉108

  游园现场的最新图透已经在各个社交论坛上曝光。

  这其中以花朝节活动的官微为首, 放上了九宫格的汉服照, 容榕在最中间。

  转发量已经破了万。

  容榕自己也臭美拍了张照发了微博。

  门前一颗大榕树:临时花神/doge

  【啊啊啊啊啊我不管我心目中的花神就是长这样的!】

  【榕妹太仙了/哭泣/哭泣】

  【确认过眼神,是我的女人】

  【哪怕只有一天, 也想用这张脸活一次】

  【我弯了,想跟榕妹搞百合】

  【仙女草粉吗!!我愿意当下面那个!!】

  她这张汉服照直接上了热搜,再次出圈。

  之后新华社和几家公信力不低的官媒转发了她的图, 用来宣传中华民族那些渐渐被遗忘的传统节日。

  【涛,从去年大榕榕开始参加公开活动以来,这已经是第三次出圈了吧】

  【说真的,出圈不稀奇, 关键是她三次都是因为颜值出的圈……】

  【按理来说出过一次圈路人就该对她的颜产生一定抵抗力了,怎么就能连着爆三次】

  【上次tf开幕那个我不太理解,但是这次花朝节我吃到她的颜了, 真的好看, 古风美人说的就是她这种吧】

  【回楼上, 上次tf那个我理解, 她平时都是走的小仙女路线, 那天直接改走冷艳风, 她眉眼其实带着点英气的, 很适合那种上挑眼线,我看了实名心动】

  之后楼里有人总结了大榕榕三次出圈的高清图。

  大榕榕从去年开始参加公开活动,除了深圳那次,其他三次造型都在热搜轮过一回。

  【第一套黑色小短裙,说实话没什么亮点, 出圈的主要是那几张害羞的动图,是那种能让人看呆的清新感,而且她冷白皮在一群暖黄皮中间真的打眼,后来第二套走的还是同等路线,虽然穿的是雕牌的仙女裙,但没给人特别惊艳的感觉了,第三套不说了,私人高定加冷艳妆容,真的绝,最后这一套汉服我不评价,但她真的穿出了仙女感来,果然汉服要靠仙女撑】

  【她是真的会穿,第三套抹胸那条裙子我爱了,直角肩穿抹胸真的无敌好看】

  【大榕榕的造型团队到底是从哪里请来的啊,比一般的七八线小明星会穿多了】

  【美妆博主是真的赚钱啊,这几套加起来都多少钱了orz】

  【可能人家里有矿呢,这点买衣服的钱算什么啊】

  【排,感觉她平时用的虽然不是太贵,但绝对是有钱的】

  【肯定有钱啊,前几天微博展示的那一衣柜的绝版汉服直接亮瞎眼,也许人家一柜子爱马仕只是没展示罢了】

  【现在b站最有钱的美妆up应该是苏安?不知道大榕榕跟她比怎么样】

  【无条件苏安,不单说她用了什么,光她家墙壁上那些有市无价的画,绝对不是一般的富】

  【不懂,弱弱问一句,背景里的哪些画真的很贵吗?】

  【艺术可以一文不值,也可以价值连城,像这种绝迹的更是一画难求,这不是贵不贵就能形容的】

  【话说苏安是印象派的忠实粉丝吧,我看她收藏的那些画都是印象派大师的】

  【是吧,=】

  讨论到后面,帖子歪楼歪到了艺术流派,容榕没再继续往后翻,安心的咸鱼等待活动结束。

  游园已经把人累的够呛,她直接躺倒在后台装死。

  “还好明天不用上班,我能好好在家睡一天。”狗良瘫坐在她身边,深深叹了口气:“我总算知道为什么美妆区只有咱俩傻乎乎的来了。”

  容榕敷衍的嗯了一声,闭眼休息。

  狗良还在絮絮叨叨的嘱咐她:“你回去剪vlog记得把我不好看的镜头都剪掉啊。”

  容榕猛地睁眼,又瘫倒了。

  “不想剪了,要不这vlog就不发了吧。”

  “你平时鸽秒速飞艇鸽的还不够多吗?你就庆幸自己没签公司吧,不然非得被催死不可。”狗良白眼一翻,开始自怜自艾:“可怜我这个上班族,周一到周五天天坐班累的够呛,周末还要抽时间出来剪视频,不剪就完不成视频指标,又要扣我的分红。”

  狗良今年年初的时候签了一家新媒体公司,按理来说她的视频都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剪辑和后期制作,但她自己有强迫症,视频非要亲自动手剪,不然别人做再好都不满意。

  也多亏签了公司,她的视频质量在今年突飞猛涨,再加上公司舍得买首页推广,粉丝也涨了小二十万。

  容榕有些好奇:“你每个月的推广费已经够生活了,怎么不考虑辞职?”

  狗良啧啧两声:“你这种温室花朵哪懂人间疾苦?我现在每个月小几万是不难,但是我也要大量支出,那些用来拍视频的素材都是从我的血汗钱里拿的。而且这个职业太不稳定,万一我哪天就过气了,靠着b站那点主播分成怎么够用?这都是快钱,能挣几年是运气问题,谁能保证我真有那个运气。”

  容榕若有所思。

  “小富婆,要是哪天我没钱了,你养我吧。”狗良笑眯眯的拉起她的衣袖晃动了两下:“有你养我,我立马辞职。”

  “行啊。”容榕微笑,补充了一句:“如果我那时还没过气。”

  狗良毫不在意的摆手道:“仙女怎么会过气,实在不行你就进娱乐圈,靠脸吃饭。”

  容榕也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并没有当真。

  见她不说话,狗良心想自己是不是哪句话没把握好分寸,顿了顿又说道:“不靠脸吃饭的话,要不你也学别的博主,就是合作产品开发之类的,说不定能发现一条新大陆?”

  她早在五十万粉时就有不少品牌来找她合作产品开发。

  有化妆刷,眼影盘,各种限定的彩妆,大大小小的,但那时候她也没想着把这个作为正经职业,当博主纯属是因为想要分享,因此七七八八的都给推掉了。

  到现在b站美妆区的大up主多多少少都跟各个淘宝店铺有了合作,说实话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谁都想拥有一款产品,是经过自己的巧思而出生的。

  “国货的包装这两年渐渐发展起来了,你是学画画的,产品本身制作的工艺不熟悉,做个好看的外包装也不错啊。”狗良越想越有可能,已经摸下巴开始了规划:“而且你又不缺钱,没必要为了捞粉丝的钱随便挂个名,可以真正的参与到里面,做出你满意的,也让其他人尽力满意的产品来。”

  容榕还真有点被她说动了。

  狗良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几下:“想什么呢?”

  容榕回神,看着她笑:“你真是我的人生导师。”

  “啊?”狗良指着自己,又指向她:“我给你这个富婆做导师?你别吓我吧。”

  “等你失业了,我一定养你。”容榕眯眼看她,语气坚定。

  狗良抽着嘴角骂她:“去你妈的,诅咒谁失业呢,滚滚滚。”

  容榕才不管这些,笑眯眯的盯着她。

  她今天的妆和打扮一样仙,眼角下还贴了几颗小碎钻,这样笑着看别人简直就是犯规。

  狗良被仙女看的脸发烫,险些以为自己要弯,不过最后还是把持住了,深吸口气问她:“所以大画家你的画集怎么样了?”

  容榕恍然:“最终版已经出来了,应该快预售了,编辑给我寄了一些过来,送你一本吧?”

  “好啊,记得给我签个名。”狗良嘻嘻一笑,臭不要脸:“上面还要写,致我最爱的沐良琴小姐。”

  容榕撇嘴:“我考虑考虑。”

  “你这本要是卖得好,你那个抠门经纪人还会考虑给你办个人画展吗?”狗良侧头忽然问她,掰着指头数日子:“距离你上次办画展已经好久了吧?你经纪人不要吃饭的吗?”

  “她一直待在国外,自从我毕业回国后就没跟我联系过了。”容榕皱眉,大胆猜测:“是不是死了?”

  “……”狗良眯眸看她,沉默良久后淡淡出声:“你该不是被放养了吧?”

  容榕想了片刻,觉得这可能性挺大的,毕竟在她经纪人签的那些新人画家中,她算是最懒的了。

  要不是毕业作品被学院看中,被选中拿去春季画展,她也不可能被经纪人看中,刚毕业就签约,顺利的举办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画展。

  用她经纪人的话说就是“你这点天赋迟早要被惰性给消磨光”。

  简直把她说成了二十一世纪的仲永。

  狗良随口念叨:“你好歹是种花家的人,怎么的也要回国办一次画展吧,而且土大款这么多,比你卖画给那些法国人肯定赚的更多,要考虑一下吗?”

  容榕摇头。

  她原本也不在乎买主都是些什么身份,但起码希望那些买主是真心欣赏她的画的。

  学艺术的,有时再入不敷出,骨头上也总刻着刮不掉的清高劲儿。

  所以很多艺术家都是饿死的。

  两个人并排瘫坐着,等《繁华唱遍》终于结束了最后的副歌部分,活动总算是告一段落。

  狗良和容榕都没开车来,打算结伴坐地铁回家。

  两个相貌精致的汉服小姐姐站在地铁口,十分惹人注目。

  狗良暗自欢喜:“这种被人用惊艳的目光看着真爽啊。”

  她原本就是很秀丽大方的长相,穿上襦裙,像个从画中走出来的闺秀。

  容榕忽然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你今天这么漂亮,不打算给温槐安看看吗?”

  狗良忽然愣住,脸微微泛红。

  半推半就的任由手机被容榕抢走,然后十分不经意的发了条微信给温槐安。

  【温总,请问您现在有空吗?】

  等温槐安过来时,狗良急忙端起架子,施施然朝那个笑容温和的男人走过去。

  结果一个踉跄,踩到了裙摆,襦裙猛地下滑,狗良低呼一声眼疾手快的抓住了腰封。

  她此前提醒过容榕无数次,没想到这次自己栽了。

  容榕看了眼耳朵通红的她,又看了眼不远处的温槐安。

  他满眼都是温润,连嘴角都挂着无奈的笑意,只是看着低头理裙的女人,也不说话。

  就那样将她的羞涩尽收眼底。

  感情这事,旁观者最清。

  他明明已经发现,却乐在其中。

  看来狗良也快要请她吃饭了。

  温槐安体贴的表示是否要送她一起回家,容榕摆手拒绝:“不用了。”

  狗良有些不高兴:“不行,就算现在是大白天,也抵不住有人猥琐想耍流氓。”

  “不用管我。”容榕犹豫了会儿,又说:“我会让人来接我的。”

  狗良不放心:“谁啊?我认识吗?”

  “你认识,放心吧。”容榕催她:“温总该等急了。”

  温槐安只是淡淡笑了:“如果我今天不送容小姐回家,肯定不会被原谅的。”

  容榕只好掏出手机:“我现在就让那个人来接我。”

  狗良叉腰:“我要看着你上车。”

  最后容榕没办法了,拨通了某个人的电话。

  那边轻轻叫了声她的名字:“榕榕。”

  “是我,你能来接我一下吗?”容榕看着一脸严肃的狗良,无奈报出了自己的地点。

  “好,等我。”

  挂掉电话后,容榕摊手:“放心了吧?”

  温槐安似乎看出点什么来,趁着狗良上车的当口,低头悄声冲她眨眼:“是沈总吗?”

  容榕一惊,猛地看向他,神色里满是不知所措。

  他只是跟她做了个小交易:“我暂时替你保密,请你也替我保密,好吗?”

  容榕呆呆的点了点头。

  “谢谢容小姐。”温槐安起身,语气轻柔:“有空请一定赏脸吃个饭。”

  待温槐安开车走了后,容榕才后知后觉的感叹了一声。

  这男人说话都是如此的春风润玉,跟狗良真是互补到极点了。

  沈渡的车来得很快。

  车水马龙中,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并不清晰:“上车吧。”

  她提着裙摆上了车,因为怕车门压到裙子,理了好一会儿才关上门。

  前排的司机和魏琛同时转头看向她,笑着打了个招呼。

  容榕有些尴尬:“你们都在啊。”

  “沈总刚办完事,正打算回公司。”魏琛开口解释,又加了句:“一接到容小姐的电话就赶过来了。”

  容榕点头,脸颊有些发烫,转了个话题:“听沈先生说你前不久请假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魏琛神色一紧张,透过后视镜悄悄看向沈总。

  结果对方连个眼神都没赏给他。

  他苦笑:“身体出了点问题,现在已经都好了。”

  沈渡用微信催他来上班的时候,魏琛躲在被子里,酝酿了好久后才发了一句“沈总,我身体还没好全”过去。

  结果被对方一句“明天不准时来上班就不用来了”给堵了回去。

  现在看到容小姐简直激动地眼泪都要落下来,恨不得给人打包送进沈总家。

  魏琛给司机老王使了个眼神,拉上了前后座之间的隔板。

  容榕藏在大袖衫里的手指来回揪着,用细若蚊吟的声音问他:“麻烦你了。”

  “不用客气。”

  特别公式化的语气。

  纠结了老半天,最后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你对我今天这一身装束没什么感想吗?”

  沈渡终于侧眼看她:“有。”

  “什么?”

  他笑道:“想听吗?”

  容榕点头:“想。”

  沈渡放下手中的平板,冲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她撑着座垫凑近了他,乖乖将耳朵递了过去。

  沈渡提着她的下巴,低头在她唇边轻轻碰了一下。

  蜻蜓点水一般,很快就放开了她。

  但他的唇又在她的脸上触了下。

  容榕被这两个轻吻撩得不知所云,很高兴,却又有些不满意。

  她撇嘴:“只有这个吗?”

  沈渡轻笑:“还有,但是现在不合适。”

  “什么不合适?”容榕双手撑在垫子上,红着脸,明明已经羞涩到极点,却还是逼着他回答。

  沈渡看着她泛着水光的眸子,以及轻咬着的唇瓣。

  他的眸光渐深:“别出声。”

  容榕猛地被抱起,坐在了男人的腿上。

  他的腿有些温度,容榕有些坐立难安,但又不敢动。

  她的手撑在男人的肩上,很尴尬,但心里却隐隐有些期待。

  男人摸了摸插在她发髻里的步摇那往下坠着的长流苏,脸不红心不跳的问她:“这是哪里来的仙女?”

  跟微信上的聊天不同,不是毫无感情的,而是男人用他清冽低沉的嗓音问出来的撩拨话语。

  容榕学着他,输人不输阵。

  她不敢看他,咬着唇小声说:“你心里来的。”

  沈渡失笑:“好聪明的小姑娘。”

  然后掐了掐她的脸。

  两个人都在用气音说话,明明只是有点肉麻的情话,硬生生给说出了别的意味。

  怕前面的人听到,他们凑得很近。

  鼻尖都快要碰在一起。

  “张嘴。”他捏着她的下巴,低声蛊惑。

  容榕不满:“我本就是张着的。”

  他不再说话,仰头亲上了她微张的唇。

  容榕总算是知道沈渡为什么让她别出声了。

  她也很想不出声,但是水声和舌尖摩擦的声音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藏。

  尤其是当她想躲时,沈渡的舌尖却强硬的勾着她的,逼她出来,然后一起随着细微的水声搅动着。

  她呼吸渐重,有些喘不过气来。

  沈渡体贴的离开她,给了她几秒钟的喘气时间,等她呼吸稍稍平复后,又再一次的侵城掠地。

  贴在她腰间的手掌温度渐渐升高。

  似乎能听见男人低沉的吞咽声,容榕的唇瓣已经有些疼,手握着拳轻轻打了打他的肩。

  沈渡终于放开了她,眸色覆上一层暗沉。

  容榕悄悄看向他的下巴,发现他的唇角间有淡淡的口红印记。

  不是说号称打啵都不掉色的kiko108吗?

  原来太激烈也是会脱的。

  广告词不能瞎信。

  容榕略带失望的指着他的唇:“有口红。”

  沈渡耳尖微红,大拇指随意的擦了擦唇角,没擦去。

  她呆呆的感叹:“擦不掉啊。”

  沈渡低促的笑了声,反倒怪起她来了:“下次不准擦这个了。”

  容榕叉腰:“为什么?”

  沈渡抚上她殷红的唇,淡声抱怨:“擦不掉,也吃不掉。”

  就算现在是大白天,也抵不住有人耍流氓。

  她一时没控制住声音,斥了句:“口红又不是拿来吃的。”

  沈渡的食指轻轻搭在她的唇上,语气无奈:“嘘。”

  可惜为时已晚。

  车子忽然停在路边。

  前排传来魏琛弱弱的声音:“沈总,我和老王有点口渴,想下车买瓶水喝。”

  沈渡看着缩成一团的小姑娘,语气带笑:“好。”

  “沈总你……”魏琛咽了咽口水,语气谄媚:“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带的?”

  沈渡微微一愣,尚未反应过来。

  倒是满脑子黄色思想的容榕瞬间了然。

  后排老板还没来得及回答,未来老板娘倒是发号施令了。

  小姑娘语气有些颤抖,但还是强行端着态度:“你要是敢下车,我马上让沈先生炒了你。”

  魏琛:“……”

  可他不爱吃狗粮。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我今天发现自己多了好多条长评,兴高采烈的点进去

  =

  老爷们,你们手指真的不累么,虽然我是很高兴收到长评咯

  我给各位长评老爷发个红包,手指辛苦了!

  ***

  kiko108:我试着亲了下自己的手背,手背都给我亲红了,真的不掉,有男朋友你们去强吻他一下,强吻到口红掉了为止,就能感受到为什么他们俩为啥接吻会掉了,没有男朋友的…算了你就自己想象一下吧

  《繁华唱遍》:还蛮好听的啦

看过《我家真的有金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