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王世佳在得到了何大爷的这个肯定的答案了以后,自己心里一直悬着的心情也终于有些么掉了下来,虽然说何大爷一些经验,现在还是有一些计谋,现在现在面对有什么事情都要有一个狠心的心情,才能够最好的,可是王世佳不能够保证何大爷在那里可以不能够控制情绪,王世佳尽量在旁边把控整个全局来说的话,可能对整个事情的话都要好一些,而他确实所处的位置不一样,他在旁边起到的作用肯定是非常的大的,这一点王世佳在自己心里面也会不断的提醒自己,因为就这所有情况看来的话,他才是整个事情的主要的决策者,而且就他在旁边的话,能够让整个气氛或者说整个事态的发展的话都是朝着更好的地方发展去,因为如果说没有他在旁边就任由着何大爷这么去发泄自己的情绪的话,那么肯定最后的结果肯定不是他们想要的那种结果。

  而王世佳和何大爷现在达成一致以后,两个人慢慢的朝着黄波的家那边走去,确实这是一条很偏僻的路,而这条很偏僻的路朝向的也是很偏僻的角落去的,一般不会被别人看到,现在走在这条道上的时候,王世佳一点儿都不会担心,因为这里非常的偏僻或者说这边的贫穷的地方完全就是像一个难民库一样的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人走到这边来,除了住在这边的人会看到他们两个,其他的人根本是无法想象到他们两个今天会走到这样的一条道上去寻找黄波,而王世佳就跟着这路走着去寻找黄波的时候,心里面都感觉非常震惊,而且觉得根本一切都是无法想象的。他本来来之前或者说在昨天的时候听到了何大爷说到的关于黄波的住处的一些很痛心的话语,但是他都无法能够想象得到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的话话,之前也有个心理建设,但是走的时候看到这个地方确实是这样的让她觉得很震惊的一个地方,王世佳真的是在心里面都有些按耐不住的,觉得心里面的那一种很荒凉的感情,他觉得自己或者说黄波的话怎么可能会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面生存?而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王世佳一个局外人来看的话,看到这样的局面,心里面的难受都是可想而知的,他看着旁边的何大爷紧闭着双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王世佳完全能够想象的到在这个时候的何大爷心里面的那一种不高兴的神情。

  和大爷确实是伤心了,昨天和杨伟走过来的时候,因为天气有些偏暗了,他只知道这边是很偏僻,而且是很无比僻静的地方,因为天气有点阴暗,他来的时候只知道这边的大体的位置,可现在看到这边的所有的环境的时候,何大爷在这个时候才更加的了解和清楚的知道,黄波现在所处的位置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位置?而这种位置的话真的让何大爷心里面非常的焦急,也非常的难受,没有想到自己的小侄儿现在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而她在听过刚才王世佳对她的一些心理建设以后,其实何大爷心里面已经大概的猜得到当初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但是具体黄波现在的精神情况到什么程度,或者说现在他的父亲现在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的话,这都是无从所知的,这一点,他是不敢去想象的,因为他害怕自己想象的话,会把这个结局想的更加的混乱,所以说他只能够让自己平静,或者说让自己的心情更加的轻松一点,如果说这样的话,可能才能够面对后面的这一系列变故,而这一系列真相随着他们现在慢慢接近着黄波的家的时候,他也知道这一系列真相将会被慢慢的揭开,而在这个被揭开的过程中,他真的是只有让自己沉静下来,然后才能够去解决问题,因为再次再去纠结当初的问题,或者说对当初的问题愤怒的话,都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的复杂,他现在都觉得现在的唯一重要性就是能够弥补当初的一些状况,还有能够把现在的这些状况往更好的地方拉出去的话,那么这才是最好的,所以说何大爷虽然说现在看着整个情况心里面真的是非常的难受的情况下,但是他看着整个居住环境的情况,并且看着着王世佳的眼神的时候,何大爷眼已经猜到了,确实这样的情况让王世佳都觉得很难受的,他自己只能够掩饰住自己的那一种情绪,只能和王世佳慢慢的走到了黄波的家门口。

  不出所料,黄波的家门口是紧闭的,而且从整个家来看的话,根本就没有一丝人气,这是一栋很独立黑暗的小窝,所以其实说是一栋房子的话,可能都有些过于的正式呢,其实就是一堆烂棚子搭成的一个小房子一样的地方,所以说只是这边的一个小房子,因为是距离乡镇那边是比较远的一个距离,所以说这边的话应该是只有黄波一个人去居住,就这个居住的环境来说可是相当的糟糕,所以说在整个金星乡的话都没有人知道黄波是住在这样一个位置里面,而杨伟确实也是因为很偶然的原因,跟着黄波回家的那一个位置知道了黄波是住在这里的,而黄波可能心里面也有那一种觉得很不好意思,觉得很丢脸的那一种心情,所以说,他也从来都不会把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带回到这样的一个地方,也许大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还是一个少爷一样的人物,因为就最开始他的父亲和周厂长一起打天下的时候应该还是有了不少的积蓄,而让大家根本没有想到黄波会是住在这样的一种条件里面的一种人,所以说当王世佳走到这样的小屋门口的时候,真的是心里面震惊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虽然说何大爷是一个人居住,而自己的房屋还是有些简陋,但是从何大爷的屋子从外面走过,都可以看的出来,是一个人的家,而且是是像大男人一样,弄得虽然不那么温馨,可是还是很整洁,但是都能够看得出来对方是能够在里面自在居住的一个环境,而在这边的话,根本就不能够让人看出来这是一个可以居住的环境,完全就是几个烂草棚一样搭成的一个房子,而这里面的话,肯定是通透的没有一点遮挡的,就晚上的话,因为这边根本就不是石头房子,而就是草编房子的话,如果说在这里边烤火的情况下,都会是非常危险的,王世佳无法能够想象的到,如果说在这样的环境下面不烤火的话,黄波晚上睡觉的问题怎么解决?而且也不知道黄波是否晚上真的还是就是在这边睡觉,还是有的时候在这边住宿一下,如果说是整个晚上都在这边睡觉的话,那真的是刺骨的冷,因为就昨晚王世佳在这边睡觉的时候,她是在办公室那样的环境下坐了一下,都已经让他冷的不行,是根本就不能入睡的,即使穿的很厚,可能说在这边继续睡的话都让他会生病感冒,如果说黄波真的一直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的话,那更是无法想象,毕竟办公室的话,旁边有其他的门窗挡住,而且各方面都比较坚固,而且只有少许的洞穴能够有风灌进来,而这个茅草棚的话,根本就好像是没有任何可以抵挡风雪的地方,所以说王世佳真的是很难想象黄波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面生存的,在这一点,王世佳在门口站着的话,真的是久久都不能够发出声音。

  同样的何大爷在一边的时候可能无法说出话来,他也没有想到在白天时候看到这个情况是这么的让她觉得触目惊心,就昨天晚上的时候听到何大爷讲到这里的时候,她就以为看到的就是一个小房子,以为就是虽然小可是还是能够居住的环境,而现在真实看到的话觉得这里确实就是一个如毛草棚一样的地方,他真的是痛心到不已,他也不知道这个小男孩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难道黄波这些年真的是一直在这边生存吗?他昨天晚上敲门的时候应该看得出里面是一间房子,那么她的父亲肯定是不在这里面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这样何大爷的心中想着都要稍稍安心一点,如果说他知道自己的好朋友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的话,何大爷真的是不能够原谅自己,自己因为自己的脾气,任性和黄勃发生的争执,让他这么晚了才过来找自己的老朋友的这个事情让他真的是后悔不已,现在最重要的真的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把自己的这个好朋友的儿子挽救出来,而他也同样站在这门口的时候,手放在门门上面根本就不敢敲下去,因为每一个敲下去的声音,都代表着他此刻的沉重的心情,而他看着王世佳在旁边也一动也不动的时候,他也知道了这个事情对于王世佳的震撼感究竟是有多强,而这个时候他也没有要求王世家敲门,他自己决定先敲门,然后看里面的人是否起床,或者说里面有什么反应没有?

  何大爷敲门的手还是有些犹豫,因为他害怕还和昨天一样,黄波在的情况下,开门的时候还是用这个很漠然的眼光盯着他,那个眼神让何大爷真的很绝望,何大爷在这个时候真的是有些犹豫,可是他也知道时间是刻不容缓的,她必须要马上的要把时间抓紧起来,才能把事情做成功,然后才能把黄波从泥潭中拉扯出来,这是他现在觉得必须要做的一个事情,而就这个事情的话,他就觉得是一刻都不能够耽误了,因为再耽误一刻的话,自己的小孩子都还是在这个风雪之中摇摆,这一点让何大爷真的是觉得非常的着急,于是本来犹豫的手就重重的敲在了黄波的门上,然后一下一下的敲了起来,而这个声音的话,就犹如是重锤一般,也一下一下的敲到了旁边两个人的心里面去。

  也不知道黄波是在睡觉,还是没有在家里面,就何大爷这么大声的敲门了一下以后,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声响,何大爷又继续的敲门,也不知道黄波是否在睡懒觉,因为自己的敲门声已经足够大了,如果说黄波在里面睡懒觉的话,而自己这样大的敲门声应该是可以把他叫醒的,但是里面根本是没有任何的声响,所以说何大爷敲门的手伸了回来,望着王世佳,在这一刻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王世佳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黄波此刻究竟是不是在家,因为他本来想的是今天早上黄波在家的情况下,她过来好好和黄波交谈一下,就谈话内容准备的非常充分,她过来看到了所有的情况的时候,她好像心里面的话都已经憋坏在了肚子里面,王世佳在感觉到黄波此刻应该是不是在里面的,那么黄波此刻又在哪里呢?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再去寻找,因为这里都是他们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能够把黄波找到的地点,如果说这里都不能够把黄波找到的话,那么他们又在那里能够把黄波找到的呢,走出这个目标点的话,其他的地方都显得太迷茫,而此刻是要把黄波找到的话,才能够使得事情有下一步的进展,而他们不能够确定的是黄波能否在这边存在,但是即使不是在这边的话,他也不知道黄波这个时候走到哪里去了,他们现在唯有的话就是在这边继续等待着。

  就好像王世佳一直的惯用伎俩,只有傻傻等到这里,就在这边,如果黄波出入的话就把黄波拦截住,他们也想过出去大街上寻找,去把黄波找到,不过这一切也太醒目了一点,而他们现在唯有用王世佳常用的那一个伎俩,然后去把人截住,再和他好好的交谈,这个方法看似很死板,可是除了这个方法的话,王世佳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能够去把黄波找到。

  因为一切事情的真相,一切要谈的合作,一切关于金星乡能否重新发扬光大的前提都是把黄波找到。

  而现在天色的话也应该是不早了,应该黄波不会在里面睡觉吧,王世佳和何大爷也停止了敲门,无可奈何,也百无聊赖的在门口继续等待着。

  :。:

看过《重生之佳茗天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