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两笙云归 > 第一百九十章 出气

第一百九十章 出气

  回去后李木兰便心不在焉的连吃饭也没什么胃口了,灵熙见她这无精打采的样子实在是感到心头不平,那婉鹭还真脸皮厚。

  与婉歌相比不愧是姐妹,不过她和一个小孩较劲也真是挺让人笑话的,想来她为了云洛真是煞费苦心,奈何人家根本对她一丝一毫的感觉都没有。

  他真想安慰她,可也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在一旁陪着她。

  将军夫人早见她心情不好的样子,走来房廊下询问她今日是怎么了。

  “少见你这般,今日是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她柔声问李木兰道。

  “娘亲,我只是很想爹爹了。”闻言将军夫人笑着叹了口气,将她拥入自己怀中轻抚她的头发。

  “你爹爹很快会回来的,放心。”

  李木兰借着娘亲的怀抱寻求安慰,实则她不止这一点愁闷,灵熙看着也很是为她伤感。

  待她入睡后灵熙便遛出了将军府来到了湖边,果然这婉鹭真在这里等着他呢。

  “神君总算是来了,等了好些时候,这酒差一点就浪费了。”婉鹭将手中的酒壶捧给他,灵熙见此毫不客气的拿了过来。

  闻了闻酒味,还不错算她有心。

  “这酒应全是你们海宫最好的吧,你父王怎舍得拿出这么好的酒来让你随意送出。”

  闻言婉鹭笑了。

  “神君此言差矣,这么好的酒自是要懂酒之人才好喝,给您的不算随意送出。”

  听她这言语间的吹捧灵熙面上挑了下眉,心里却在对她不屑。

  “不过,也不知人界是又有了什么好酒让神君降临来寻……”

  “有话直说,切莫与本神君在此拐弯抹角的。”

  闻言婉鹭会心一笑。

  “那丫头是何等人,让神君和云洛都为此而来,竟也让神君您甘愿这般。”

  他知道这婉鹭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用自己说她定也猜得到小殿下的不一般了,光是自己变成个小狐狸潜伏在此更别说云洛还认识她了。

  “不论是谁,都与你无关,天上的人做事何时需要向你水里的说明了,倒是你,不要在外随意乱说什么自己与云洛关系交好的话,别忘了,他可是早有妻儿的。”说完灵熙便要转身离去。

  “可他的妻子早死了,连个魂都找不到,这世间早已是无她!呃……”

  灵熙扼住了她的喉咙,下手之速度让婉鹭无从反抗,更是让她没能反应过来的。

  “不管她在或不在,你都不能动她的,你算个什么身份,与她争抢就是找死!”灵熙说完将她仍向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好好的做你的海族公主找个如意郎君并不难,不要总妄想着去争取自己得不到的。”灵熙说完消失在她眼前。

  婉鹭抚顺自己的气息后,愤恨的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凭什么她得不到,反正那笙七已经死了,这长久的时间里就不信自己不能坐上那天界太子妃之位!

  出了口恶气他这心里不知有多爽,大摇大摆的走回将军府,却见那熟悉的身影正在将军府门口等着他。

  “司命。”灵熙笑着喊道,对他的到来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

  “臭狐狸,就知道你定是来了这儿,着实不要脸!”司命斟酌推算一番猜到他会来此便下界寻他。

  不过正看他与那海族公主交谈自己便不打扰来了将军府外等他。

  “随你怎么说,今个儿本神君心情好,这酒给你喝!”灵熙将方才婉鹭给他的酒递给司命,司命嫌弃的将其推开。

  “海宫的酒有什么好喝的,我早带了珍藏的,走,去喝一杯。”司命说完径直向前走去,灵熙无奈笑着,只好也跟着去了,顺势将这酒也给扔了。

  第二日时,李木兰醒来没见着小狐狸,便在整个府中四处寻找,都不见得时她又想着定是跑出去了,当她打开府中大门时之间一只白色的物体躺在府门中央。

  李木兰上前一看原是小狐狸,以为他又是受了什么伤便抱起来着急的四下查看,结果伤是没找到,倒是他浑身一股酒气,像是掉进了酒坛子一般。

  “小姐,这狐狸定是去偷喝酒了,搞得一身酒气还醉醺醺的。”李木兰将他抱进去时一旁的小厮说道。

  “胡说,狐狸怎么可能喝酒,想来定是贪玩掉进了哪家酒窖吧。”另一个丫鬟反驳他道,二人相互对峙谁也不服谁的说法。

  李木兰无奈,不管他是不是去偷喝或是贪玩意外掉进酒窖,总之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自己的调皮,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狐狸。

  她命人去煮些醒酒汤来,待他清醒些时喂给他喝。

  灵熙若是知道昨晚司命那酒是天界最烈的打死也不贪杯,这一喝差点儿连将军府都找不到了。

  司命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比灵熙喝得少,勉强支撑着回了天界,在天命阁中醉酒大睡,天帝本是传召他的,但座下仙官见此情形也只能替他回绝了天帝,待醒来上下肯定是少不了责罚的。

  灵熙刚醒了些李木兰便带着他出来院中走走,只见他四条腿都有些打岔的样子,但还是坚持着跟着她的脚步。

  “小姐,将军从前线送来家书了!”小厮欣喜来报,李木兰闻言立即赶往前厅。

  娘亲脸上是一阵喜悦,她看着木兰到来激动的上前抱住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像是放下了。

  “你爹爹信中说敌寇已被他们击退,待最后他们返程便能请旨归来了!”

  李木兰闻言心情逐渐大好,昨日的郁闷已是烟消云散,爹爹终是可以凯旋归来了,云洛说得没错,爹爹是大将军战无不胜!

  她忍不住把这个好消息和灵熙分享了,灵熙知道后心中想这是命薄有变?算算日子五月初八还没到,就是说还会有危险。

  看着小殿下这么高兴的样子他不禁有些心疼,若让她接受了那么残酷的事实又该如何。

  入夜,李木兰因太高兴睡不着便起身出去,正见灵熙也在房门外坐着,她便陪他一起。

  “今日月色大好,怎的睡不着?”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惊喜望去竟是云洛,灵熙见此躲到一旁。

  “灵熙不要怕,这是云洛,他是很好的神仙。”灵熙哪是怕啊,不过是下意识的躲一下罢了,云洛那一脸阴笑的看着自己让他感觉很不安,于是决定还是先逃离这里算了。

看过《两笙云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