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神话三国之献帝逆袭 > 第六十七章 谋士国九

第六十七章 谋士国九

  长长的队伍宛如长蛇般蜿蜒,巨大的棺木被抬在最前方。张绣心情沉重的走着,四周的百姓纷纷退到两侧,只敢远远的观望而不敢上前。这是谁的棺木?为什么会被少将军送行?难道是太守不成?

  太守?

  入侵荆州的兵马败了吗?

  心突然沉了下来。

  弘农城内不少家族都把希望寄托于太守掠夺荆州的事情上,以为凭借着西凉铁骑,就能获取源源不断的食物。故此弘农郡百姓流离失所,但大体上的局面还是稳妥的。可现如今太守已经战死,唯一的希望也随之落空,只能让人生出不好的想法。

  也许这弘农要变天了。

  没有粮食就算精锐无双的军队又能如何?十天半个月不吃饭,在厉害的军队也会变成烂泥。

  霎时人心班杂。

  弘农的气运开始动荡,似有溃散之意。

  张绣感受到气运发生的变化,那颗悲痛的心沉到了谷底。弘农郡真的守不住吗?那自己又将何去何从?这些百姓又将前往何方,才能获得活命的机会。

  没有人能给予答案,它必须自己去寻找。

  看着蜿蜒的军队,人群中的国九露出震撼的神色。难道张济死了吗?要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壮观的送行队伍?史书以及三国演义上说,张济死亡之后张绣就接管了军队,然后直接投奔荆州。

  在宛城替荆州抵挡来至于中原的威胁,甚至多次击退曹操的入侵。

  假若这些记载都没有出错,那么距离张绣投奔荆州的时间也就不远了?不对、自己也许能做点什么?帮汉献帝收复弘农郡。脑海中浮现出和房俊健吹牛的场景,一颗心不知为何突然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只是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在张绣的面前,却需要好好商榷一番。

  假若拥有弘农郡。

  那么汉献帝就有了一点点腾挪的空间。趁着各方群雄混战之际,挥军西向以张绣所部为先锋,完全可以尝试收复长安。彼时手握洛阳以及长安,整个关中也就成了囊中之物。

  “国九、你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房俊健走了过来。

  国九看着送行的队伍,悄悄往后退了几步。

  “你把事情都安排好了?”

  “嗯!摊子大,带来的人手也充足。只要吩咐下,一些事情自然会有人去做”

  “大商贾”

  听着房俊健的话,国九有些酸溜溜的说着。

  这就是抱上大腿和没有抱上大腿的区别吗?眼前的难民为吃上一口饭受尽凄苦,可这狗大户却好,轻轻松松拿出了百金之巨。也不知道最开始赞助他们的人,见他们花钱如此大手大脚会不会气的吐血。

  据传资助洛阳城东聚集地的是中山商贾张世平,房俊健还说过此人有点节俭。

  呃!节俭。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去张绣的身边当说客”

  “说客?”

  一时间房俊健没有反应过来。

  国九郑重的点头。

  “这个时候的张绣一定很迷茫,如果我能去他面前好好分析一番,也许就能让他率军投降汉献帝”

  “可能吗?”

  “可能、你忘了我当初和你分析的事情?洛阳有实力解决粮食以及瘟疫的问题,自然也就能收复张绣。况且张绣没有争霸天下的志向,要不然也不会结盟和他有杀叔之仇的刘表,从而在乱世中偏安一隅”

  “这?”

  房俊健有些意动。

  思索如何才能让国九进入张绣的视野,半晌之后只能摇头。虽然万事万物都有其价格,但这个代价不是自己所能付出的。特别是做出救济灾民的决定之后,资金上已经有了不少的压力。

  贸然耗费巨资让国九出现在张绣的面前,并不是一件可取的事情。

  毕竟钱是有限的,而需要办得事情太多。

  谁能保证国九能说服张绣?谁能保证张绣就一定会投靠洛阳?假若这件事没有办成,岂不是会无功而返?之前的心血也会因资金的原因,从而付之东流。

  “没有余力让我见张绣吗?”

  “嗯”

  房俊健点头,露出少许的歉意。毕竟和见张绣比起来,其它的事情并不逊色于半分。与其用如此之多的钱去做一件看起来成功几率渺茫的事情,倒不如投到把握更大的行动中。

  “祥龙玉佩取下来,是不是就会成为NPC口中的气运之兵”

  “是的”

  房俊健回复。

  话语落下好似想象到了什么,猛然一惊看向国九。

  “难道你是想取下祥龙玉佩?”

  “不行”

  “这样太过于冒险”

  “别忘了、我们和他们是敌对关系”

  房俊健相劝。

  国九微微翘起嘴角。

  “就是因为敌对关系,我才有机会出现在张绣的面前。我想洛阳的气运之兵,他应该不会陌生”

  “可是……”

  “你认为这个代价,我付不起吗?”

  国九询问。

  房俊健连忙摇头。

  “只要把祥龙玉佩给我,你就没有任何代价”

  “所以这件事不就妥当了?”

  国九自信的说着。

  作为一个三国迷怎么会放弃眼前的大好机会?如果能说服张绣,必会一鸣惊人。到时候成为玩家中的风云人物,也有了吹嘘的资本。如此真实的神话三国,为何不好好活出第二人生?

  “现在就去吗?”

  “在等等”

  国九回复。

  目光看着逐渐远去的军队,随即浮现出期待的神色。张济的遗体才回来,这个时候展现出气运之兵的身份,必会成为他发泄的对象。倒不如在缓缓,等发丧结束之后,在去找一个时机进言。

  只是应该如何说还需要好好思量。

  须知机会只有一次。

  而张绣的身边更有贾诩这样的顶级谋士,说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是没有办法忽悠的,只能说些他们无法反驳以及抗拒的事实。

  无数念头仿佛潮水般彼此交织,国九目光环视四方。心中不由得大动,难道眼前的难民就不是他们无法反驳以及抗拒的事实吗?假若能不背井离乡,谁又愿意离开关中?

  和仇人联手,替仇人遮风挡雨。

  而这就是撬动张绣的支点,只要能妥善利用,不愁不能让其归顺洛阳城内的汉献帝。

看过《神话三国之献帝逆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