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景星凤舞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意外

第二百三十九章 意外

  陆泽小心的算着脚下的步数,提醒着林焰跟紧自己的脚步。

  看着陆泽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林焰忍不住说道,“陆泽,你能放松点吗?你这么紧张容易影响我的发挥的!”

  陆泽头也不回,没好气的说,“你发挥个毛线!林小火,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别再有什么小动作,我们俩现在几乎是在刀锋上行走,走错一步,说不定两条小命就送了!”

  “那你也太紧张了啊!放松点不行吗?”林焰不满的说道。

  “我本来也挺放松的啊!谁叫你一来就把我唯一的生路给掐掉了呢!林小火,我发现了,你就是个祸害!事儿精!”陆泽毫不客气的说道。

  林焰摸摸鼻子,不再说话,自己也很懊悔好不好!早知道,自己就在洞口等着就是了!谁知道唯一的生门就在那里啊!

  看林焰不说话了,陆泽也不多说什么了!他知道林焰是担心自己才来的这里,自己何尝不内疚,自己身陷险境就算了,还把林焰给牵连了!自己只能努力找出口了!

  陆泽小心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脚下的步子却慢了下来,越走越觉得不对,怎么会绕着山洞转圈圈呢?

  林焰也发现了这点,但却一句话没说,老实的跟着陆泽,生怕自己不小心说出哪句话又让陆泽暴走。

  无聊的看着四周的山体内壁,林焰突然发现有块石壁的颜色和其他石壁不同。

  其他的石壁的颜色都是黑褐色,加上长久不见阳光,表面多少都会长些青色的苔藓类植物,而这块石壁的颜色要比其他的要浅显些,而表面却是比其他石壁光滑,只在这石壁的周遭长着些苔藓。

  林焰好奇的走上前,仔细端详了下那块石壁,还真的有点不同呢!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

  “陆泽,你来看看,这是不是有什么古怪啊!”林焰转头问陆泽。

  陆泽正看着手里的罗盘,心里正在默算着什么,被林焰这一打断,又白算了!心下顿时火气大了起来,“瞎叫唤什么!你别乱动!”

  转头向林焰看去,只见林焰正伸手向一块石壁摸去,陆泽心下顿时大骇,忙叫道,“住手,别乱碰!”

  话还没说完,林焰的手已经摸了上去,只见那石壁似乎微微闪了下,林焰还来不及反应,脚下已经一空,林焰顿时跌落了下去。

  “林小火!”陆泽失声叫了一声,几步跑到林焰跌落的地方。

  只见地上出现一个下行的洞口,落差几乎有三四米,陆泽忙把手电照过去,喊道,“林焰,林焰,你没事吧!”

  下面传来林焰有点痛苦的声音,“特么的老子尾椎骨差点摔裂了!陆泽,你下来,这里有个石梯!通着下面!”

  陆泽忙把手电绑在绳子上给林焰放了下去,借着手电的光亮,看林焰慢慢站了起来,仔细观察下,好像四肢没怎么受伤,就是在那拍着自己的臀部,看来是摔了个屁股蹲!

  陆泽小心的借助攀岩绳的帮助,慢慢滑了下去。

  刚一落地,林焰就扶着腰走了过来,指着后面说,“喏,那里有个楼梯通下面的,我们下去看看吧!”

  陆泽回头观察了下,只见自己和林焰待着的地方是个小平台,平台的右侧有个小石梯向下面延伸了出去,再仔细看了下,石梯是蜿蜒而下的,所以并不能看到下面到底是什么样。

  陆泽没有再继续看,反而回头问林焰,“你怎么样?有没有摔倒哪?”

  林焰摸着自己的臀部龇牙咧嘴了会才说,“还好,主要是太突然了,来不及反应!要不然就这么点高度,怎么可能摔到我!”

  “没摔坏就行!你在这待着,我下去看看!你别乱走动,再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怎么办!”陆泽说完就往石梯处走。

  “哎,你不带我一起啊!我告诉你,我运气很好的,有我跟着你肯定有收获!”林焰一听陆泽不打算带自己,立刻急了!连忙上前拉着陆泽胳膊。

  “你在这里休息会,我下去看看,一会就上来,放心吧!我不会自己找到路了就走,把你独自留在这里的!”陆泽看着胳膊上抓的很紧的手说道。

  “我不是怕你把我丢下,我是怕你等会找到宝贝后,自己独吞!这个路是我找到的,怎么也该分一半吧!”林焰信口胡诌道。

  陆泽闻言深深的运了下气,心底慢慢说道,不生气,不生气,这个二货就是这德行!

  “好,你要跟就跟着吧!丑话说前头,不准再随便碰什么东西了,还有,你要是受伤了,我可不负责背你!”

  “没问题,我肯定老实跟在你后面走!你先走吧!我跟着就行!”林焰一听立刻就松开了陆泽的胳膊,还顺手把被自己抓皱的袖子抹平。

  陆泽没再说话,打着手电开始往下走。

  两人顺着蜿蜒的石梯慢慢往下走,陆泽发现,每截的楼梯都是九级,而每一级的台阶边上都雕刻着一种图案,两人仔细研究了下,发现图案都是植物的样子,每节台阶的图案大不相同。

  每走九级台阶就会有个小平台转换方向,陆泽从踏上第一节台阶开始就开始在心里默算着,一直转换了九次方向,终于在最后一个台阶处出现个窄小的通道。

  通道两侧的石壁上有用尖锐物体刻画出的简单的图像,仔细端详下,左边的似乎有山川河泊的雏形,而右边的是一个太阳和月亮的简化版。

  两人看了下石壁,都不再说话,沿着窄小的通道,两人艰难的往前行进着,大约走了有二十多米,在通道的尽头处终于出现了一个石门。

  石门上刻画着几个人物,,比较高大的那个看似是个女性,赤足,半卧半坐低首垂眸看着自己脚边的两个玩耍的人首蛇身的孩子。

  而在那个女性的脚边则有一个凹陷进去的一个容器样的洞口。陆泽和林焰对视了下,心底都浮现出几个字,华胥氏!

  相传,华胥氏是伏羲女娲之母,因踩雷神印而有孕,才生下华夏两位大牛级的人物伏羲和女娲。

  陆泽神色立刻端正起来,对着石门躬身拜了三拜,林焰也不敢再造次,也对着石门拜了三拜!

  在两人拜完后,石门上的图案似乎动了下,原本华胥氏脚边的那个容器好像活了一样,来回晃动了一下。

  陆泽喝林焰俱是一愣,看着那个容器观察良久,又仔细看了下石门,似乎并没有可以推门而入的地方,看来机关就在那个容器上了!

  “陆泽,你说是不是要倒点酒在那容器里啊!可是我们出门是从来不带那玩意的啊!”林焰小声问着陆泽。

  “想什么呢?那个时候哪来的酒啊!肯定不是倒酒!”陆泽想都不用想就直接反驳道。

  “那是什么啊?那容器明显只能装液体好不好,难道是要我们往里面倒果汁!”林焰胡诌道。

  “你怎么不想着万一里面装的是血呢!血也是液体啊!”陆泽随口反问。

  陆泽话音一罗落,两人都是一愣,还真有可能呢!

  “陆泽,你说会不会是只能是他们血脉的孩子才能开门啊!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是不是白忙活了啊!”林焰有点发愁的说。

  陆泽想了会,突然说,“不一定,两位大牛根本没有血脉留下来,如果非得这么较真的话,那这门就不可能让人打开!但是既然在这了,那肯定就有打开的方式!我们在这附近再看看!”

  林焰点点头,借助手电的亮光四下观察起来。

  两人四下寻找了会,只见两侧都是光滑的石壁,根本找不到任何有异常的地方,顿时,两人都有点泄气了!

  “陆泽,你说,我们都是华夏子孙,女娲当年抟土造人,怎么也会分三六九等的啊!”林焰仔细摸索着墙壁的角落说道。

  陆泽脑子里灵光一闪,立刻转头看向林焰问,“你刚刚说什么了?”

  林焰莫名其妙的看着陆泽说,“我没说什么啊!我就说为什么女娲造人还分三六九等啊!有什么错吗?”

  “不对,上一句是什么!”陆泽继续问。

  “哦,我们都是华夏子孙啊!”林焰想了下说,难道自己又犯了陆泽什么忌讳?

  “就是这句,果然是我们想多了!林小火,过来,把手伸出来!”陆泽拖着林焰就往石门处走。

  “干嘛!我可告诉你,我和女娲可没半毛钱关系啊!”林焰赶紧说道。

  陆泽压根不搭理他,拖着他走到石门前,拿出把小刀,在林焰的手指上划出个伤口,往容器里挤了几滴血,又花开自己的手指,也往里面挤了几滴血,然后就一直盯着石门的动静。

  林焰无语的看着自己和陆泽还在滴血的手指,心想,陆泽八成是魔怔了!想出去都想疯了!刚想劝陆泽几句,只见石门一阵抖动,吱吱呀呀的慢慢向旁边移去,又一个通道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

看过《景星凤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