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第二十九章回府

  这时候就看见新郎来接新娘了,只见陈少阁主穿着一身红色的新郎服,胸前带着一朵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看上去也别有一番英武之气。

  后边迎亲的队伍两人一排成一条长龙状,跟在新郎官的后面,大部分都是来抬嫁妆的,明月虽说只是一个丫鬟,但她在王夫人身边经营多年,嫁妆自然不在少数。

  别说是一般的平民之家了,就是普通的小官之女,嫁妆也比不上她。

  整整齐齐三十六抬嫁妆在院子里一溜摆开,但凡来抬嫁妆的无不心旷神迷,迎亲的队伍中还有一些是陈家的族人,本来他们还对陈哲娶一个丫鬟心中颇有微词,见到明月这丰盛的嫁妆,眼中的羡慕就都快流出来了。

  真没想到一个丫鬟也能有这些嫁妆,再想想前些时日族里流传的风言风语,不由得心生好笑,看来那些长舌妇这回可是失算了。

  陈哲没有想到明月的嫁妆这么多,带来的人险些都不够抬的,只得让自己的族人也帮忙抬嫁妆,这才勉强把明月的嫁妆能够搬回去。

  明月这处宅子右边的邻居是一个中年妇人,体态瘦削,神情刻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精明的妇人。

  她看到明月有这如此多的嫁妆,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原来这妇人自打明月买下这处宅子搬过来后,虽说也有点瞧不起明月只是个丫鬟,但见明月能够自己买下这处宅子,想必身家颇丰,一开始还想为自己的儿子向明月求亲。

  不曾料到,明月已经和陈哲定亲,明月只得向她说明情况,婉拒了她的好意,这妇人面上虽接受了,心中却愤愤不平。只当这明月瞎了眼,看不上自己那优秀的儿子。

  这时一看到明月这三十六抬嫁妆,一拍大腿,心中的后悔简直让她像吃了黄莲一样,要是能娶个这么富裕的儿媳妇,自己那成天在家混吃混喝的儿子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越想越气,越想越气,这妇人气得也不想看了,直接回门把自家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诺大的声音吓了附近好几个人一跳。

  这些人还想发生了什么事呢?见她这作态,不由得都相视一笑,毕竟当初她家和明月的事儿谁不知道呢?

  明月还好,不是拿这种事出去说的人。只是这妇人成天嘴中都说明月没福气,嫁不到她家去,弄得左邻右舍都知道了。

  现在可好,见明月这丰厚的嫁妆,估计她家是后悔了。这可真是吃不着肉还惹得一身骚,这笑话可以让这条街上的人再笑好几年了。

  琬莹和玛瑙看人明月坐上花轿,陈哲知道她俩和明月相好,过来和她们说了几句话,便急不可待的让轿夫抬起花轿,抬好明月的嫁妆,一行人吹着喇叭、唢呐,高高兴兴、欢天喜地的回去了。

  琬莹和玛瑙并没有跟着去,她两个毕竟是没有嫁人的姑娘家,此时既然添妆已经送到了,自己两个人单独过去,未免有些不妥,便没有跟过去。

  两个人回屋收拾了一下衣服,便背着包袱离开了明月的这个小宅子,她两个嘱咐里面的下人把门关好,正好昨天和王夫人请的假也到了,琬莹她们两个便回荣国府了。

  回府后,琬莹两个人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就到中午了,吃完饭后,两个人换好衣服便又到王夫人的屋子里当值。

  王夫人见她们两个已经回来,便挥手让她们过来说一说明月出嫁时的场面,屋子里的丫鬟没有不知道明月要出嫁这事儿的。

  原来明月是王夫人屋子里的一把手,管着王夫人的私房,她本身又大方和气,小丫头们最是喜欢她了,这时见明月出嫁也是希望明月能嫁个好人家。

  因而琬莹和玛瑙一说起明月出嫁的事情,王夫人屋子里的丫鬟有一个是一个,都竖起了自己的耳朵听着。

  玛瑙在那里会声会色的讲着明月出嫁的场面,琬莹时不时的补充几句,玛瑙讲的天花乱坠,惹得这些小丫鬟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如听天书。

  王夫人就不像小丫鬟们那么好糊弄,她只问了几个问题,个个都戳到点子上,见玛瑙回答流利,这才心中暗暗点头,知道明月找的这户人家待她还不错,心中这才放心了。

  毕竟陪了自己好几年,便是个小猫小狗也有点感情了,更何况是个贴心的大活人呢?

  玛瑙讲完后,便侍立在王夫人身边时不时的和她说说话逗趣,她现在倒是不太需要做活了,毕竟玛瑙已经接了明月的班,王夫人身边的私房都都由她管着,虽说是四个大丫鬟里后来的,这地位也挺高的,不容其他的大丫鬟对玛瑙指手画脚。

  琬莹就没有这么幸福了,王夫人屋子里的小绣件归她管,琬莹思量了一下,现在天气一热就要给王夫人备好夏衫。

  王夫人原来有几件夏衫颜色已经不太鲜亮了,琬莹翻出这几件夏衫,和王夫人汇报一下,要去针线房中取几匹云锦和软烟罗为太太做几件做几件夏天穿的衣裙。

  王夫人见琬莹一回来还不歇息歇息便想着自己,眼里是个有活儿的,目光顿时柔软了。

  既然琬莹如此自告奋勇,便点头应了,准她去针线房取几匹布料,琬莹带着几个小丫鬟取完布料回来。

  发现这赵姨娘自从怀孕以来,在王夫人有意纵容的情况下,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只见长廊下面吵吵闹闹,赵姨娘身边的大丫鬟素柳正和王夫人身边的明月这个大丫鬟,还有几个二等丫鬟吵吵起来。

  琬莹揪住旁边经过的一个小丫鬟,一问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这几日,由于天气炎热,府里南边的庄子进上了一些南边特有的水果,在京中也不易得到。

  由于路途遥远不易运输,再加上时间长水果容易腐烂,因而进上的水果也并不多,分到府里每个主子头上,也就一筐水果而已。

  这赵姨娘怀着孕嘴馋,她又素来是个脸厚心黑不易招惹的人,见到自己只分了一盘荔枝、一筐菠萝和樱桃,不过几天便吃完了,吃不到后便以为自己受了委屈。

  :。:

看过《清穿红楼之凤翔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