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六宫凤华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平藩(三)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平藩(三)

  数日后,天子下圣旨,派楚将军为军中统帅,亲率五万御林军,另有五万驻军,共计十万士兵,前去平藩。

  周勇率领五万神卫军和五万驻军,也是十万兵力。

  廉将军则率领八万蜀兵。

  说起来,蜀兵原本是藩兵。待盛鸿登基做了天子,蜀兵便有了天子亲兵之称。在军中的地位,并不亚于御林军神卫军。

  这几年里,廉将军在蜀地大肆招募蜀兵。蜀兵从一开始的五千,到后来的五万,兵力充足。数年前盛鸿暗中豢养的私兵,也正大光明地归入蜀兵旗下。共计八万兵力。

  按着军中惯例,领兵攻城,至少得双倍于守城的兵力。

  颍川王河靖王彰德王明面上皆只有五千藩兵,不过,私下里豢养的私兵绝不在少数。具体数字无法定论,不过,藩地的探子潜伏了半年多,初步估算出了三个藩王的兵力。

  颍川王的兵力约在五万之数,河靖王约有四万兵力,彰德王兵力最多,约有六万。

  如此算来,彰德王的兵力最足。廉将军的八万兵力,用来攻城,似有些不足。

  原本天子给廉将军也派遣驻军,却被廉将军拒绝了。言明兵贵精不贵多,八万蜀兵便足矣。

  调遣兵将,准备战马兵器粮草辎重,都不是易事。兵部户部上下忙得脚不沾地。其余四部虽然没那么忙,可打仗是举国大事,谁能不关心?

  一时间,朝中人人奔走繁忙。

  转眼已是三月中旬。

  这期间,藩王们又接连上了几道奏折,先是辩白绝无谋~逆之意。紧接着是恳请天子宽容时日,他们立刻启程归京。

  再接下来,则是一道痛斥天子昏庸无道主动生内乱战事的奏折。这一道奏折,不知为何传得沸沸扬扬,传遍街头巷尾。

  盛鸿丝毫不为所扰,下旨令大军集结出发。

  ……

  三路大军,行军至藩地,至少要一个多月。

  行军途中,需每日传递军情至京城。待到了真正攻城平藩的时候,便是一日几封军情也是有的。

  大齐朝堂,也因这一场战事变得格外紧绷。

  打仗这种事,从无真正的必胜。颍川王等人既敢反了朝廷,或许暗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布置。朝廷派去的兵力再充足,毕竟是去藩王们的地盘上打仗。万一阴沟里翻船,打了败仗,不但有损天威,也会令大齐陷入战事之苦。

  所以,只能胜不能败。

  原本和天子唱反调的,现在也都三缄其口。

  拦是拦不住了,仗是非打不可了。还是盼着朝廷打胜仗吧!

  归京的藩王们,表面来看都安分老实的很,一个个缩在府里。实则暗中联络不绝。

  在这等时候,陈留王又做了一桩令众藩王震惊错愕的事。

  陈留王主动上了一封请罪的奏折,言明自己在藩地还有一万私兵。暗中豢养私兵,被视为谋~逆~重罪。为了将功赎罪,陈留王主动将这一万私兵交给朝廷,任由朝廷收编征用。

  天子看了奏折后,颇为震怒,将陈留王宣召进宫,怒叱一通。

  年纪老迈的陈留王,涕泪交加,跪求天子恕罪。

  天子气头过了之后,又亲自扶起陈留王,对陈留王主动交出私兵之事予以肯定。勉强收下了陈留王这份大礼,又免了陈留王的罪责。

  此事一出,众藩王气得吐血的心都有。

  好你个陈留王!你这是只顾自己,不顾大家伙死活了。

  你交了私兵,让我们怎么办?

  朝廷的兵还没到藩地,能不能顺利平藩还未可知。输赢没定,你早早就向天子投诚。也不怕下错注,落个两面不是人。

  众藩王中,有和陈留王交好的,私下去了陈留王府。对着陈留王一通指责。

  陈留王这么穷,都养了一万私兵。其余藩王,或多或少,怎么也有个一两万私兵。这些私兵,分散开来不算多。汇聚到一起,却是一个庞大又可怕的数字。足以造成朝野震荡国朝不宁。

  尤其是在朝廷平藩的紧要关头,他们手中有兵,就等于握了筹码。有了筹码,就有了底气。这等时候,不拿捏就罢了,怎么能主动交出私兵?

  这和将自己洗干净放砧板上有什么区别?

  陈留王却道:“你们怎么想,姑且不论。总之,我已选定了路,也没做墙头草的打算。你们愿意效仿,是你们的事。你们不愿和我一样,那也是你们的选择。”

  然后,命人送客。

  胆子小的藩王,惴惴不安之余,颇有效仿之意。

  胆子大些的,在江夏王暗中的召集下凑到一起,激烈的争论商榷过后,终于做出决定。不能承认有私兵。

  暂且观望,看看战事情形如何。万一朝廷军队不敌颍川王等人,他们还有重新选择阵营的机会。

  ……

  移清殿内,汾阳郡王和安王俱面色凝重。

  陆迟赵奇陈湛三人也都在,还有天子亲兵统领周全。

  眼前这六个人,才是天子真正的亲信心腹。小朝会议事后,盛鸿将他们几个都召进了移清殿。

  汾阳郡王率先张口打破沉默:“陈留王交了私兵,这几日,原有藩王意动,也有上进宫觐见皇上之意。没想到,江夏王暗中叫了藩王们去商议。这一商议,原来有意的几个藩王都没了动静。”

  安王冷哼一声,忿忿道:“这些藩王,一个塞一个狡猾奸诈。这是想做墙头草,等着两边下注。”

  陈湛嗤笑一声:“痴心妄想。”

  赵奇不屑地冷笑一声:“其心可诛。”

  周全沉默少言,并未说话。也是一脸愤怒。

  相较起众人的义愤,陆迟便冷静多了,沉声说道:“正因藩王们各有谋算,早有异心,所以皇上才要下旨削藩平藩。要彻底收复一众藩王,不是易事,不可冒进。”

  盛鸿赞许地看了陆迟一眼,淡淡说道:“陆迟说得没错。”

  “饭要一口一口吃,平藩也得一个一个来。藩地战事将起,京城此时以稳为要。等收拾了颍川王他们,再慢慢收拾江夏王等人也不迟。”

  :。:

看过《六宫凤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