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江湖悬案 > 第十章自投罗网 下

第十章自投罗网 下

  “钟罄,你这样做无疑是去送死,是我把你牵扯进来的,我出面去解释,有什么事让我来承担。”林凤雪像疯了似的抓住了钟罄的手。

  “唉,方掌柜,女人还真是难缠,幸好你在这里,否则恐怕被别人看到还以为我钟罄欠下了很大的一笔风流债呢。”钟罄看着方掌柜无奈的说道。

  方掌柜笑了笑说道:“要真是那么漂亮的一笔风流债,能欠下也是不错的。”

  林凤雪可没心情管这两人的说笑,她只顾狠狠拉着钟罄的手,生怕一个不小心被他溜了。

  “看来你钟罄确实是个傻子,那么漂亮的女人拉着你你还是要走吗?”方掌柜问道。

  钟罄说道:“可是现在我没有心情去欣赏她的漂亮,有很多更有意思的事我要去做的。”说完,钟罄的手好像一条泥鳅,滑溜溜的就从林凤雪的手中抽了出来,然后他微微一笑,两根手指就点在了林凤雪的穴道上。林凤雪只觉浑身各处一阵酥麻,立时就动不了了。

  “可不可以对姑娘温柔一点,你还真是不解风情啊。”方掌柜摇着头略显怜惜的说道。

  钟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然后说道:“我也不想啊,只不过对于女人的啰嗦,这是最快的解决办法了吧,方掌柜麻烦你一件事情,给她找一处好的宅院,再派些人保护她。等到我把事情办得差不多的时候,自然会过来接她的。”

  “两个时辰之内。”方掌柜依然是这个答复。

  钟罄已经走了,林凤雪还是定格在原地,虽然不甘心,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也许对于钟罄的点穴手法就和方掌柜所说的话是一样的吧—两个时辰之内。

  等到林凤雪能动的时候就已经在一处非常豪华的宅院里面了,她推开了门,想要看看自己身处何地,可是刚一开门就被四把刀逼到了屋里。她无趣的坐到了桌子前,又开始想念起了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钟罄了,既然自己出不去,那就索性听从钟罄的安排吧,他不是也说过会来接自己的吗?

  胡乱想着,林凤雪不觉傻笑了起来,她此时的状况就好比是一个出阁待嫁的新娘子,而要来接自己的新郎官希望快些到吧。

  京城里的气氛比起洛阳要严肃了许多,毕竟是天子脚下,讲起话来也是要在意些的。走在京城的街上,一切都是那么新奇,不一会功夫,钟罄的两只手就已经满满的了,只要是他没见过的东西他通通买了一遍。

  六扇门是皇家专门缉捕和关押要犯的地方,自然更是十分森严,而六扇门的总捕头杨韧更是一个严守法度且会享受生活的人,传闻他的剑法全部是从诗词中悟出来的,每一招都隐含着诗意,所以这么潇洒又有地位的人自然会很招女人喜欢,现在她的八个姨太就已经开始在大门口开始吵闹了起来,她们在攀比着谁穿的衣服更合自己丈夫的口味。

  钟罄拎着一堆东西紧随着这八个姨太走进了院子,还不停的和周遭的侍卫们打着招呼,侍卫们以为他是给八个姨太拎东西的小贩,所以并没有多加阻拦,因为像这样每天进出的小贩对他们来讲真的太多了。

  到了后宅就是杨韧休息的地方了,在院子的左侧有一块非常大的空地,空地周围摆满了各种兵器,正是杨韧练功的地方。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突然一个男子从一间屋子走了出来,手里挥舞着一柄长剑,嘴里还振振有词的念起了诗。这八个姨太本来是要回屋去的,但是见此人出来立马停在了原地,眼神中满是欣赏与崇拜,现在不用说,钟罄也知道了这人就是六扇门的总捕头杨韧。

  不一会这杨韧已经念了七八首诗,而手里的剑也是飘忽不定,时而急促凶猛,时而辗转柔情,时而险象环生,时而又平稳扎实,看的钟罄不觉叫了声好。

  听到钟罄的叫好声,杨韧立马收住了手中的剑,然后看向了他,他有些不悦的走到了八个姨太的跟前训斥道:“不是跟你们讲过不要在我练剑的时候带人进来的吗?”

  听到丈夫的训斥,八个姨太都显得很无辜,她们看了看笑嘻嘻的钟罄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人不是给我们送东西的。”

  杨韧也是皱起了眉头,先是驱散了八个姨太,然后又走到了钟罄跟前问道:“你来我府上做什么?”

  钟罄把手上的东西拎了拎答道:“那自然是送礼了。”

  杨韧看着钟罄拎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将手中的剑指向钟罄然后说道:“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京城六扇门,岂容你在这里胡闹?”

  钟罄冲着眼前的剑尖吹了口气,直震的剑身嗡嗡作响,他说道:“自然是知道,所以才来。”

  杨韧见钟罄这一口气的功力就知道对方武功不弱,他开始警惕起来,对着钟罄说道:“既然是来这里捣乱,那就别怪我剑下无情了。”说完虚晃了一个剑招,从侧面向钟罄刺去。

  见这杨韧一上来出手就不弱,钟罄也不敢怠慢,他退后两步想要避开这一击,可是没想到对方的剑招却又变了,突然间剑尖就向着自己的额头刺了过来。

  钟罄大呼不好,赶紧往后一倒,整个人在地上打了个滚。虽然是勉强避开了杨韧的攻击,可是钟罄也是够狼狈的了。

  “还不计划说吗?”杨韧恶狠狠的瞪着钟罄问道。

  钟罄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土,然后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本来以为你这以诗做为剑招必是花架子,可是没想到居然那么厉害。”

  “哼,我的功夫你还不配评论。”杨韧冷哼道。

  钟罄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个人虽然长得帅,可是性子却不好,真不知道哪一点招那么多女人喜欢。我又没有说不跟你讲,先聊聊天不好吗?”

  杨韧可没功夫跟他扯闲篇,他把剑一横,再次指向了钟罄,嘴里说道:“再多说一句废话,这次我真的不会留情了。”

  “好吧,谁叫我打不过你,跟你讲就是了,何必那么凶呢。不过你最好先准备把椅子坐好,免得一会大惊小怪。”钟罄冲着杨韧撇了撇嘴说道。

  杨韧才懒得理他,当然也没有去拿什么椅子,只是站在那里等着钟罄继续说下去。

  钟罄清了清嗓子,然后大模大样的在杨韧周围走了起来,就好像这是他自己的家。

  “江湖中现在最有名的人恐怕现在就是我了,好像现在所有的门派都在找我,别看我穿成这个样子可是我的脑袋却值十万两,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钟罄凑到了杨韧的耳边,乐呵呵的说道。

  杨韧已经皱起了眉头,他打量着眼前这个没规没矩的小子,他毫不相信对方就是杀了骆天光一门的钟罄。

  “你就是钟罄?”杨韧怀疑的问道。

  “难道你不相信?既然你说我不是的话那我可就走了。”说完钟罄转身就真的要离开,可是很快被杨韧挡在了面前。

  “你是钟罄还敢来我这里,难道你是来送死的吗?”杨韧说道。

  “错,如果我在外面肯定是必死无疑,可是到了你这里我我是觉得没有事情的。”钟罄说道。

  杨韧简直要被钟罄气笑了,他说道:“你要搞清楚,我这里是六扇门,没有比我这里更遵守法律的地方了,你来我这里无疑是自投罗网,难不成还奢望我会把你保护起来不成?”

  钟罄摆了摆手说道:“我当然知道,可是正是因为你这里是最遵守法律的地方我才会来,因为即使判我死刑也要经过你堂审的,可是我在外面如果被人看到,马上就会变成一滩肉泥了。”

  杨韧终于明白了这钟罄的意图,原来这小子是想借由自己的秉公执法的性格多活几天。他拍了拍钟罄的肩膀说道:“钟罄,走那条路你最后都是要死的,在我这里也只是多活几天而已,而且牢房的滋味也并不好受。”

  钟罄笑了笑说道:“可是我并没有做牢房的意思,我又没有杀人为什么要去坐牢呢?”

  杨韧一直在观察着钟罄的一举一动,虽说他从来了到现在讲起话来一直是没规没矩的,可是他的每一句话又不似是作假,那如果他没有杀人来这里的目的拿到是想要自己帮他洗脱冤屈?

  “钟罄,你的意思是说骆天光的死跟你无关?只是林铁玄所为?”杨韧问道。

  钟罄叹了口气说道:“杨大人,如果我说这件事不论是我还是林铁玄都没有关系你信吗?”

  杨韧说道:“我信不信要看你怎么说,如果确实你说的合理在我这里通过了,我肯定会想办法帮你洗脱嫌疑,可是如果你想在我这里糊弄于我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听杨韧这么一说,钟罄开始变得正经起来,看来自己自投罗网的这个决定似乎没有做错,紧接着他把当日的情况全部一五一十的告知给了杨韧,而后又把幕后那人想挑起北方武林与江南三十六寨争斗的事情也一一道来。

  听钟罄说完,杨韧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真如钟罄所说那么这将是武林的一场大浩劫了,到时候必定会尸横遍野,而且这幕后的人真正目的是否会止步于此也说不定。他开始认真分析起了钟罄所说的话。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杨韧就开口说话了:“我分析了这件事的几个疑点。第一个就是林铁玄已经消失了两个月,时间先不论,可是他的武功路数,确实很少人知道,所以不能就说他没有可能杀人。第二个疑点就是当时按照你的勘察应该是没有人中毒的,而且谢无涯也在后宅,想要在那么短时间之内不被谢无涯发现,而且在没有下毒的情况下杀死几十口人,这人的武功可想而知,恐怕诸葛青云都做不到吧?那么林铁玄的功夫能否高过诸葛青云?”

  钟罄点了点头,这点他也是想到的,可是江湖上见过林铁玄出手的应该没有几个人,但是说他武功高过诸葛青云恐怕可能性基本为零。

  “那么第三个疑点就是,你首先去到地下室的时候,那里没有骆大公子,而且你也说了,当时查验尸体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两位公子对吧?那也就是说凶手很有可能是在你喝醉以后的这段时间,趁机把骆大公子藏到了地下室。因为第二天一早整个芙蓉镇就成了警戒状态,凶手根本就没有机会再去藏人。”杨韧接着分析道。

  钟罄想了想,然后说道:“大概是吧,我当时真的喝多了,所以不知情,我过我想如果是把两位公子先带了出去肯定也不可能,因为谢无涯当时还在,二位公子的房间和他的客房只有三间屋子的距离,如果发生争斗带走两位公子的话,那么他肯定会知道的。这也正是我纳闷的地方,当时我和林凤雪为了找七星刀,搜遍了所有房间,可是根本就没见到两位公子的影子。”

  杨韧觉得钟罄所说也甚是有理,他索性先把这条记在心里,稍后再去分析。

  “那还有一个疑点就是为什么骆家两位公子的口供了,我听说骆大公子只是说出的林铁玄的相貌,可不知其名,而骆二公子似乎疯了,不过疯归疯,但他却能记得林铁玄盗走了七星刀。可是这个疑点细细想想似乎也不完善,因为直指林铁玄的证据是两个人拼起来的。”杨韧摇了摇头也是想不出这其中的玄机了。

  “这样吧钟罄,我暂且相信你,你想要我怎么帮你?”杨韧问道。

  钟罄笑了笑,他一直在等着杨韧的这句话。

  “杨捕头,现在这些疑点我们都想不透,可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就是有人要挑起武林争端对吧?可是这个导火索无非就是我和林铁玄,如果你昭告天下说我钟罄落入了你手里,那么这场战争还打的起来吗?”钟罄问道。

  杨韧恍然大悟,现在虽然找不出凶手,但是扰乱敌人的计划未尝也不是一个好的方法啊。他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可是要有个时间的,如果超了时间的话,就怕江湖人士找我要人,那可就麻烦了。”

  钟罄不觉大喜,他对杨韧拱了拱手表示感谢,然后说道:“多谢杨捕头对在下的信任,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必定找出凶手,若失败我会再回到此地,任杨捕头发落。”

  看着钟罄充满信心的样子,杨韧点了点头,只希望钟罄真的能够做的到吧!

看过《江湖悬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