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江湖悬案 > 第二十六章生与死 上

第二十六章生与死 上

  期待总是充满可能性的,无疑现在千里眼三兄弟的期待就落了空,只是还没有从失落感中解脱出来,接下来的事情却叫他们更加郁闷了,因为刚刚进来的洞口,居然不知何时被人封死了,现在火折子已经基本燃尽,如果再出不去的话,恐怕几人都要身陷黑暗当中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千里眼不解道。

  钟罄也已经沉下了脸,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自己又被别人算计了。

  “别说那么多,赶紧想办法出去,否则时间久了这洞里空气稀薄,只怕我们会被活活憋死。看来此间定有奸人使诈。”钟罄道。

  虽然现在要打开的只是一道石门,但显然还不如对付几位武林高手,起码即使打不过了也可以跑,而面对着这大石门,几人武功再高也是没了办法,顺风耳已经连续向石门上拍了三十余掌,但是得到的除了手掌排击石头的声音以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到底是谁设下这狠毒的圈套,我们三人隐居多年,可并未接下什么仇家啊?”顺风耳摸着已经发麻的手掌说道。

  “难道是公孙龙?他知道我们三人没死所以要斩草除根?”这是语不休的猜测。

  “不会的,公孙盟主现下正在华佗门,他也中了毒,看来这人应该不是你们的仇家,而是我的。”钟罄道,随即走到了石门边拍打起了门。

  “幻,你在外面吗?是不是又是你搞得鬼?”钟罄方大了自己的声音,对外面喊道。

  顷刻后一声长笑隔着石门传了进来,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窟中显得是如此凄凉与阴森,钟罄嘴角抽动着,因为这声音太过熟悉了,除了幻哪还能有别人。

  “你小子脑袋果然灵光,若不杀你恐怕还真的有可能会让你阻挠了我的复仇大计,怎么样,陷在这洞窟中的感觉如何?”虽然隔着石门,但钟罄依旧能感觉到幻那得意的样子,貌似这次与幻的交锋自己又是败了,这家伙的歹毒还真是层出不穷啊。

  现在钟罄恐怕要希望多些狗洞了,即使爬上十个一百个也总比活活被闷死在这里面强的。而一直在听着钟罄与幻对话的千里眼现在也走到了石门前,轻敲起了石门。

  “你利用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死钟罄?没想到我们兄弟三人枉活了这么多年,居然会着了你的道。”

  千里眼的话让钟罄吃了一惊,他想不到其中还有这般事情,所以他在等待,等待幻的说法。

  “怎么能叫利用呢,话可不能说的那么难听,本来就是说好的你帮我找宝藏而我替你们报仇的吗,放心就算今天你们给钟罄赔了葬,公孙龙还是一样要死的。”幻又开始阴险的笑了起来,让人听着直起鸡皮疙瘩。

  钟罄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三个人找宝藏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贪财好利,这本是他们与幻的一笔交易,只不过他们肯定想不到会被幻这般无情的当做了棋子。

  “你以为用这种方法就能困住我?不到最后一步我可是不会认输的,幻你就等着我出去揭穿你的那一天吧。”钟罄冷笑道。

  幻的笑声突然停了,看来钟罄的嘴硬令他很不喜欢,然后他又在外面轻巧起了石门。

  “千里眼,能听到我说话吗?”幻没有继续与钟罄交谈,而转而找到了千里眼身上。

  “哼,你这卑鄙小人,我有什么话好跟你说的。”千里眼冷冷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啊,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玩的游戏,我想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虽然不知道幻又想到了什么,但是想来必不是什么好事情,钟罄下意识的往石壁上靠了靠。

  “杀了钟罄,让他闭上那张臭嘴,他的声音我很不喜欢。”幻说道。

  “为什么我要听你的,我最应该杀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吧。”这是千里眼的回答。

  然后幻又笑了,笑声很坚定,就仿佛确定千里眼一定会按照他的方法去做。

  “因为我要告诉你的是本来你可以不必遭受这场劫难的,而且还可以告诉你,若不是钟罄无端给我捣乱的话,现在公孙龙已然死了。是钟罄救了他,才会导致你们现在的结局。若你们当日在华佗门的小庙中就结果了钟罄,也不至于到今天这一步,所以无论从哪一点看,你都应该杀了他的。”幻的话无疑是要挑起千里眼三兄弟与钟罄之间的矛盾,他好像总能找到别人心理的切入口。

  千里眼真的犹豫了,虽然本来他或许不想杀死钟罄的,可是人一旦处于危机状态下,总是会胡乱嗔怪的,钟罄已经紧靠在了石壁上,虽然身体冰凉,但依旧不停的冒着冷汗。看来应该是刚刚自己的几句话惹恼了幻,才会让他再生毒计。

  千里眼的手抬起放下已经循环了好几次了,他咬着牙好像在做着一个非常艰难的抉择,最终他还是没有出手,而是对着外面再次说起了话。

  “我可以杀他,但是你这些理由还是不够的,这样吧,我也与你做个交易,若我杀了他,你就放我们三兄弟出去。”千里眼开始讲起了条件。

  “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因为不论你按不按我的话去做,钟罄都会死,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这样吧,如果你杀了他,他日我杀死公孙龙以后定会把他的项上人头拿到这里来祭拜你们,了却你们的一桩心事,这样如何。”这是幻最后的话了,说完他就耐心的坐到了一旁,尽情呼吸起来山间的空气。

  可是对于洞窟内的几人来说,空气已经是很奢侈的了,因为现在林凤雪已经开始有些透不过气了,脸上的汗珠也大颗的掉了下来,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钟罄,看来这次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不过由你陪在我身边,我死也是值了。”林凤雪断断续续的说着,已然快撑不下去了。

  钟罄忙把她抱在了怀里,咬着牙说道:“凤雪,你少说几句,你的话我懂,静下心来,我一定会想出办法出去的。”

  泪,充满绝望,对于钟罄的话林凤雪是永远相信的,可是钟罄的泪却已经落下了自己的无能为力。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为女人流泪,也是第一次心里被绝望占据。

  林凤雪笑了,笑的很幸福,她不停抽搐着,看来真的已经完全无法呼吸了,她紧紧抓住钟罄的手臂,可虽说是紧紧,但也是好无力道可言了。

  “钟罄,我等着你带我出去。”这是林凤雪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后她的双手就直直的垂到了地上,而那幸福的笑容,也定格在了她的脸上。

  “不,凤雪,再坚持一下,我一定可以带你出去的。”钟罄像发了狂,整个山洞中回荡着他凄凉的呐喊声。

  拳头像雨点般垂落在地,钟罄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因为现在他的肉体已经麻木了,除了能感受到心里的痛感,他任何感觉都已经没有了。

  随后他也有了林凤雪的那种感觉,仿佛口鼻都被堵住了,完全吸不进任何的东西了。

  “钟罄,反正都是要死了,让我杀了你你还能死的痛快一些,也能达到我们的夙愿,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们的命,即便如此也只是让我们多相处了几个时辰而已,不要怪我们兄弟不讲情义,痛快的死总比窒息而死要痛快一些的。”语不休身体晃动着走向了钟罄,看来同样的,他也快要撑不住了。

  钟罄没有抵抗,也没有看语不休,他想要把自己最后的记忆全部留在自己怀里的这个傻女人身上,确实也像语不休所说的,自己的死或许还能为他们带来一些价值,苦笑与泪水混合着伤心,随后就是一阵筋骨被折断的声音。

  幻听的分明,现在钟罄看来应该是已经死了,而那三个人恐怕也活不了多长时间的,她叹了口气自说道:“现在终于没有阻碍我的人了,终于可以开始安心的复仇了。”

  山还是那座山,从外表看依然是那么平静与葱郁,可是谁也猜不到在山里居然会发生隐藏着此等的罪恶,钟罄死了,那个前不久刚刚为自己洗脱了冤屈,并且信誓旦旦的要找出幻的年轻人一夜之间就死了,这本是个极其隐匿的消息,可是不知为何在江湖上会被传开了,这就是江湖,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信息但总会有人知道,可是细细考究消息的出处又是不得而知。

  而动荡更是这江湖上永不停息的事情,仿佛从江湖这个词诞生的那一天开始,死亡与血腥就从来没有停息过。

  六月初十,少林六大高僧离奇死亡,死因中毒。

  六月十二,武当敬山道长死于自己的禅坐上,死因中毒。

  六月十五,南岳衡山掌门辛尭死于自己的卧房内,死因亦是中毒。

  这一连串的中毒事件搞得本就充满动荡的江湖显得更加压抑了,致使很多门派都是人心惶惶,甚至传言有些掌门甚至挖地三尺躲到了地下,可是即便如此,还是有着一连串的死讯一直被传播着。

  做为六扇门的总捕头,杨韧已经快被皇帝逼疯了,连续七天下了五道圣旨催督此案,搞得杨韧这几日也是寝食难安,可该用的方法也是用了,即便派了五百御林军去遍布罗网,可是依旧没有这幻的半分讯息。

  看着落下的夕阳,杨韧不禁叹气了气,无疑现在自己已经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公孙盟主死了,江湖上现在是一盘散沙,而头脑过人的钟罄也是被传出了死讯,现在自己连个商榷的人都没有了,若再拖上十天半月,若还是破不了案,恐怕自己官位都该不保了,想着他就看起了自己的这所豪宅。

  人并不害怕没有,而更害怕失去,想到自己这些年攒下的基业就要没了,杨韧对天叹起了气,多少年,无论多么棘手的案子到了他手里都会迎刃而解,可偏偏这次不但没有头绪,就连幻本来的样子都搞不清楚,这也就是意味着即使杨韧能拿出十倍的精力,但都不知道从何下手了。

  酒,总是能短暂麻痹人的愁绪的,杨韧也是人,有的时候也是需要麻痹自己的,所以他开始喝起了酒,今天没有明月,也没有八个姨太的相伴,但是他依旧再喝,即使没有任何味道,他也在喝。

  “堂堂一个六扇门总捕头怎会如此消沉,岂不是失了英雄豪气。”突然在杨韧身后的屋宇上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声音甚是奇怪。

  杨韧先是一怔,他的武功与听力虽然在江湖上不能算数一数二,但是一般人要是想靠近自己也是不太容易的,而身后的这个人居然可以闯入自己守卫森严的宅院而又躲过自己的耳目,显然这人的武功与轻功都已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他缓缓回过了头,看向了屋宇,然后他呆住了,他根本想不到这人会到自己的宅院来,不但现在不会想,可能永远都不会去想。此人不久前他刚刚见过,不但见过而且还伤了自己,可是他不但没有对对方存有恨意,反而更多的一种崇敬之情。

  来人正是中村,站在屋宇上他双手抱怀,一身黑色的吴服与黑夜浑然一色,只不过不同于一般的黑衣人,在他身上却是散发着满身的豪情。

  一个起落,中村就到了杨韧跟前,依旧是一副很冷的样子。

  “钟罄死了你知道吗?”中村开门见山道。

  “知道,已经听说了,很可惜,他本应该是个长命的人,聪明人不该死的那么早的。”杨韧惋惜的说道。

  “那你计划怎么办,似乎朝廷给你的压力也不小。”中村问道。

  一听到朝廷两个字,杨韧不得不又苦笑上了,因为中村的这个问题本不必问,而自己也是没法回答的。

  “不知道,尽力而为吧。”良久,杨韧做出了这个未知的回答。

  “跟我合作,你能完成你的任务,而我要为钟罄报仇。就这么简单,你愿不愿意。”中村高傲的扬起了头说道。

  这自然是杨韧巴不得的事情,两个人的力量总比自己没头绪的胡奔乱撞要有用的多,虽然中村或许并不擅长办案,但他的武功却能在关键时刻起决定性作用。

  所以现在不只是一个人喝闷酒了,而是各有想法的两个人在边喝边讨论着案情,仇一定要报,而案子也一定要破,这就是现在这两人的共识了。

看过《江湖悬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