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江湖悬案 > 第一百五十六章飞鸟(下)

第一百五十六章飞鸟(下)

  钟罄道:“大叔,我还能成为强者吗?月儿就在我的眼前,我却救不了他,这样的我怎么能够成为强者?”

  盖聂道:“那只是因为对方太强,不是你一人能够应付得了。钟罄,你要做一个勇敢的人,你已经足够勇敢了。但勇敢不是让人为你担心,尤其是那些关心你的人,强者,是让关心你的人感到安全!到现在为止,你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但在未来,你还得多多努力!强者,不是要变得更强挂在嘴边,而是用实际行动去证明。”

  然后,钟罄看到了当年盖聂带着他血战残月谷的片段,盖聂手持渊虹,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他,盖聂也不会受到重创!盖聂已经表现出了一个强者的本色,作为强者,就是让关心你的人感到安全。在盖聂的身边,钟罄一直非常的安全,非常的放心。

  随后,钟罄又看到了少羽,看到了他与少羽一起战斗的各个瞬间。还想起了少羽的那句话

  那是在干掉天翼龙之后,少羽道:“你是我的兄弟,要我放弃自己的兄弟不管,我做不到。”虽然他一直更少羽抢大哥的头衔,但少羽时刻都在扮演这大哥的角色,时刻保护着他!

  然后,月儿也来了,湘紫瑶来了,还有小高,雪女、班大师,都来了。

  后来,她看到了熟悉而模糊的身影,那是母亲,可是,他怎么也看不清母亲的模样!

  “也许在未来的岁月里,你都要独自去面对危险和艰难,或许你永远都无法像其他的孩子,享受父母的呵护和温暖,但是你要记住一点,你所拥有的爱,并不比任何一个人少,你的生命,原本就是用巨大的代价换取的,所以,我的孩子,你不要害怕,你要坚强...”

  可钟罄却感觉越来越烦恼,这些压力太大了,他承受不了,他干不了这些,真的干不了!他好想睡啊!好想睡啊!

  但这时,钟罄又看到了一个他觉得自己不会梦见的人:墨家巨子、月儿的父亲,燕丹!

  燕丹道:“很累吗?钟罄。”

  钟罄道:“巨子老大,是你啊!你怎么来了。”

  燕丹道:“我来看看你这巨子当的怎么样!”

  钟罄一脸失落道:“不好意思,我让你失望了。我真的没有能力当这个巨子,对不起!我现在真的感觉好累!”

  燕丹道:“不,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还不太解你自己了,你不仅有能力,而且能力很强。”

  钟罄道:“巨子老大,你就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

  燕丹道:“我知道你不信,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燕丹带着钟罄又回到了墨家机关城的大厅之中,卫庄一众带领秦兵围攻墨家机关城。

  这样的场景,仿佛时光倒转了一般!

  钟罄愕然道:“巨子老大,这...”

  燕丹道:“你看吧!”

  钟罄没有再问,而是静静地回顾着曾经的这一段惊心动魄。

  小高与白凤一战,两败俱伤,钟罄本来他可以逃离,但他却回来了,扶起了重伤即将倒地的高渐离。

  高渐离脸色苍白,嘴边已经溢出了鲜血,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他本来以为自己要倒下了,可是他没有,一个弱小的身体撑起了他。道:“你这傻孩子,你可以逃走的,为什么还要回来?你知道这里有多么危险吗?”

  钟罄道:“你们不都没走,我怎么独自离开!”

  高渐离道:“可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啊!你不该回来的。”

  钟罄却一脸决然道:“开玩笑,难道你听说过剑圣的传人会逃跑的吗?我当然知道这里很危险,但就是因为危险,我才不能独自逃走。我是很笨大家都把我当做傻瓜,为了我这样一个很笨的小孩,月儿被坏女人抓走了,少羽一个人挡住那么多的秦兵,大叔千里迢迢的保护这我,大个子大铁锤,心狠手辣的雪女,还有你这个冷冰冰的小高,你们可以这样不顾性命的战斗,难道你们还要比我笨吗?难道你们不知道像我这样的笨小孩,根本就不值得你们保护吗?这个时候你们都在拼命,却叫我逃走,我绝不走...卫庄,你的对手,现在是我...”

  与白凤一战,高渐离已经到了极限了,他本来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但现在,他依然站着,因为钟罄,这个傻里傻气的孩子,给了他一种莫名的感动。这不只是一种感动,也是一种力量!

  钟罄向卫庄出了挑战,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敢向卫庄挑战,钟罄那时可能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但是,那一刻,他就绝对是个勇敢的孩子,人们为他担心,也为他骄傲!一个孩子尚且有如此气魄,作为大人的他们怎能颓废?陷入绝境的众人又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和力量!

  一开始卫庄没有向钟罄出手,但隐蝠出击了,关键时刻盗跖回来了,随后燕丹也回来了,亮出了墨梅,杀了隐蝠一个人仰马翻!

  卫庄见势不对,便让钟罄应兑江湖之中的承诺,要求钟罄出战!钟罄怎么可能是卫庄的对手,燕丹肯定不愿意让钟罄出战。

  燕丹道:“钟罄,江湖之中的承诺,对于你而言,并没有约束力,因为你还是个孩子,不需要遵守这些约定。”

  钟罄却道:“巨子老大,我是个小孩,算不上是个江湖侠客,为了大叔,我做不了什么,但有件事情是我唯一可以做得到的,我说过我绝对不做一个弱者,答应的事情就绝不退缩!我虽然很多事情不懂,但我最看不起不信守承诺之人,我说过的,我就一定要做到,我不会因为我还是个小孩就违反自己的承诺,我要变成强者...”

  钟罄应战了,他成功的躲过了卫庄的横贯四方!即而燕丹扬威,惊走了卫庄,但燕丹却命在旦夕!他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的决定,就是让钟罄当墨家的新任巨子。

  当钟罄站在受了六魂恐咒的燕丹面前之时,他茫然了。

  燕丹道:“当整座墨家机关城被鸩羽千夜荼毒的时候,我知道是你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整个机关城!你武功不高,但依旧挺身而出。天下没有几个人能跟卫庄这一招,而你却敢勇敢的站出来!这就你的侠!看到别人需要帮助,即使面对危险,也要勇敢的站出来,这正是我们所说的侠,帮助一个人是侠,帮助全天下的人,那就大侠!天明,你想成为帮助天下人的大侠吗?是不是大侠并不是取决与武功的高低,就像盖聂卫庄,虽然是师兄弟,但是人们尊敬是盖聂,厌恶的是卫庄。而是在与你愿不愿意去帮助别人,现在有一件事情可以帮助很多人,但是这件事情充满了挑战与困难,而且非常的危险,但你一定要去做,因为你就是下一任墨家巨子,或许你很困惑为什么会让你一个小孩子来当墨家巨子,不仅是你,还有其他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惑。但这疑惑,需要你自己用行动,用实力去证明,你是墨家的巨子,亦是剑圣的传人...”

  燕丹将巨子之位传给了天明,也将毕生的功力给了天明,然后燕丹布了死前最后一道命令,启动青龙。

  当天明众人乘船离开之时,他们仿佛听见了燕丹死前的那一段话!

  “天下皆白,唯我独尊,非攻墨门,兼爱平生!记忆在时间中尘封,往事如流水匆匆逝去,生命花瓣,在冬夜飘零,犹如停留叶面的晨露,人们都在追寻一片乐土,可以远离战火和纷争,享受上苍给予的快乐与宁静,背负着坎坷命运的大地上,这样的梦想似乎遥不可及,曾经有这样一个人,他的梦,就是要把曾经虚无的遥远,变成触手可及的真实,即便失去白日的阳光,永远行走在黑夜的暗影,岁月不断沧桑残酷,破晓分割黑夜白昼,当天边的北斗星再升起,这个梦,将被无尽的延续。”

  是的,一切都在延续,不会因为一个人得死亡而终结!重顾往事,天明似乎明白了一些。

  燕丹道:“你现在可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当墨家的巨子?”

  天明道:“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燕丹道:“虽然你那是还是个孩子,但是你所表现出来的勇气,鼓舞了在场的所有墨家弟子,振奋了他们的士气,你自己可能没有觉,但这就是你的力量!有一种人,从一生下来,就注定要成为强者,成为这片土地的英雄。”

  天明道:“你和大叔不就是这样的人嘛?”

  燕丹道:“我们勉强算是吧!但有一个人注定会成为天下为之侧目的侠者。”

  天明道:“谁啊!”

  燕丹道:“那就是你。”

  天明满脸诧异道:“巨子老大,你又开我玩笑。”

  燕丹轻摇头道:“我不是在开玩笑。抛开你墨家巨子和剑圣传人的身份,你能在墨家渡过重重难关,获得非攻,即而又解救墨家机关城,独自对抗卫庄!在桑海城,你又用解牛刀法独战大司命,蜃楼之上你,以一己之力干掉数十架青翼,从绝境之中救下了少羽和石兰。当你得知自己命不久矣之时,你又豁出性命,大战神物天翼龙,化解了蜃楼的危机,虽然你保住了月儿的性命,却救下了那么多墨家的死敌。但你毫无怨言,只要月儿平安,你怎样都可以!像你这样重情重义,敢作敢为人,怎能不成为天下间的侠者?”

  天明一摸脑袋,傻傻一笑,道:“巨子老大,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燕丹道:“在机关城里,我们算是第一次见面,但你的表现就彻底的征服了我,盖聂不会看错人,我也不会看错人,你就是下一个,天下间,独一无二的大侠。”

  燕丹的一番话,真的让天明变得激动了。道:“我真的会成为大侠?”

  燕丹道:“当然,前方的路会很艰难,但你一定能走上那最巅峰,好好努力吧,天明,你是我们的期望...”

  燕丹的话语消失,人也跟着消失了。

  天明连忙喊道:“巨子老大,你去哪!巨子老大...”

  燕丹没有再回话,看来是真的消失了。天明也知道燕丹巨子不会再出现了,燕丹已经让他明白了他肩上的责任。想着刚才巨子的话,天明自言道:“巨子老大这么相信我,我不能让他失望,大叔,少羽石兰,湘姑娘,小高,盗跖,很多人很多人都在等我着我回去,我不能死!”

  可正当天明雄起了求生得**之时,本来明亮的空间变得黑暗了起来。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然后噌地冒出两朵火焰!两个鬼头,一红一绿,缓缓地从地下升起,他们只有头,下巴一下都是空气。

  在这样漆黑得幻境中突然看到这俩玩意,肯定会吓死人啊!天明大叫道:“我的妈妈呀!鬼啊!鬼啊...”

  红脸鬼头道:“我们是阴阳鬼差,荆天明,你阳寿已经,快快随我们遁入地狱吧!”

  天明连忙摆手摇头道:“地狱,我不要去地狱,我还没活够呢!要去你们去,我不拉你们,走吧走吧...”

  绿脸鬼头道:“这可由不得你。”说着两个鬼头得头突然变长,向天明卷去,天明完全没有逃开得余地!

  长就像传说种的困仙绳一般!天明瞬间就被困的结结实实,毫无挣扎得能力,然后就将天明往地下拉去!这时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啊!天明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就在这时,他突然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这香味很熟悉,天明心中大惊,那居然是烤山鸡的味道,不对,不是烤山鸡,应该是,长嘴鸟...

  灿烂辉煌的大厅之中,天明还在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鬼谷子在一旁悠哉得烤着长嘴鸟。而湘紫瑶却正拿着一只烤好了的长嘴鸟腿放在天明的鼻子前面,晃来晃去。

  一旁的鬼谷子见状,有些诧异,便问道:“你这是干嘛?”

  湘紫瑶道:“天明老是做梦梦见烤山鸡,我这样做,他会醒得更...”

  湘紫瑶还没说完,天明便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

看过《江湖悬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