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江湖悬案 > 第一百七十四章我喜欢的(下)

第一百七十四章我喜欢的(下)

  钟罄道:“那我该去哪里找寻找?”

  鬼谷子道:“可能需要去询问一些巫师吧!很多乎寻常的事情生了,看来以后还会有更多。但这也可能会是一个机遇,他们能找到方法也说不一定。”

  钟罄道:“那哪里有巫师?”

  鬼谷子道:“因为我曾经不相信那些,所以,这个你得自己去找。你得回大秦去!”

  沉默了片刻,钟罄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师公,我想在这陪一会紫瑶!”

  鬼谷子当然明白,转身,但他还是说了一段:“不管你有多么悲伤,但这都不是颓废的理由,而是前进的动力,我会烤好你最爱的烤山鸡,记得一会出来吃,不要跟我玩什么深沉与忧郁,否则我会亲自教训你。”说完鬼谷子就出去了。

  以前,钟罄的一切都是围绕着月儿在转动,月儿在的时候,月儿是他喜欢的人,也是她的偶像,月儿几乎将他的内心全部占满了。就算后来月儿被抓走,成了阴阳家的姬如千泷,钟罄心中想的依然是月儿,而且也由此,钟罄才知道月儿对他而言有多么的重要,看不剑月儿的笑容听不见月儿的声音,就会感觉好孤单,就算中村他们在他们身边,还是会有那种感觉,因为那种空虚的感觉,不是兄弟的情谊就能填补得了,那时候他并不知道,那就是爱情的感觉。

  现在,他看着湘紫瑶,看着这个为她付出一切的女孩!他的心,又一次被震撼了。为了月儿,他几乎都忽略了湘紫瑶,每一次湘紫瑶全力为他做什么的时候,他很感动,可是只要一想道月儿,湘紫瑶给他的那份感动就被忽略,虽然到后来他会选择性的去遗忘月儿,但是月儿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是无可取代,不是想忽略就能忽略的。然而湘紫瑶又一次为他全身心的付出,他终于才意识到,湘紫瑶,已经在他的心中很久了。

  钟罄眼中盈满了泪花,但他并没有放声哭出来,他已不再是个孩子,而是一个男人。钟罄附在湘紫瑶的旁边,柔声道:“紫瑶!对不起,对不起,你为我做了那么多,而我现在,却什么也为你做不了。不过,放心吧!为了救活你,我一定会豁出性命的,就像你救我一样。如果真的没有救你的办法,那我在我自己的期限之内,了结所有的事情,然后,来陪你!我曾经说过,你的恩情,我只能下辈子来还,但是,我觉得下辈子太远了,这辈子我就要还给你,!一定,你一定要等我。”

  洞外,鬼谷子在认真的烤着烤山鸡,他的神情非常的专注,专注得让人可怕。空气中弥漫了烧烤的香味,但这股香味在此刻闻起来,是如此的索然!

  钟罄出来,脸上有泪痕,也有悲伤,但是,还有一股坚毅,诉说着永不放弃的决心。鬼谷子已经烤好了一只烤山鸡,金黄的烤山鸡,散阵阵的香气,但对于此刻的钟罄而言,这并不诱人。

  鬼谷子将烤山鸡递道钟罄面前,道:“吃吧!”

  钟罄毫不犹豫的接过,然后大吃了起来,疯狂的吃着,伴随着眼泪哗哗流。钟罄吃不完,但他还在继续吃,很多时候,疯狂的吃,也是一众泄的方式!

  一会之后,鬼谷子道:“东皇太一已经下山了,天一亮她们就会回蜃楼,然后启程回大秦。所以你吃完,就要混入蜃楼,以你现在的功力,要伪装在里面不是一件难事!”

  钟罄道:“那师公你呢?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吗?”

  鬼谷子道:“我想继续呆在这里,一是能够照顾湘丫头,第二,当年那个困住我的人,定期都会回来一次,所以,在这里等,是最好的方式。”

  钟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鬼谷子说的很有道理,然而,他知道,鬼谷子被困了十年,他真的想回到那个生他养他的故土,这种故土的情怀,不是一般的话语所能言喻的。可现在鬼谷子选择了留下来,因为他自己觉得对湘紫瑶有愧疚!湘紫瑶出现现在这种状况!鬼谷子的心中充满了悔恨,毕竟是他建议上飘渺峰的,如果就那样混入蜃楼,就算在蜃楼伤有危险,有困难,也会有他挡着,可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那么可爱聪明的一个孩子,为何要遭此命运?纵使鬼谷子看透了太多,此刻,心中也不禁泛起了一阵酸楚。

  钟罄也知道,既然鬼谷子做了这样的决定,旁人是改变不了的,因为鬼谷子每做一个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如果别人能够左右他的意见,那他就不是鬼谷子了!

  钟罄道:“那师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鬼谷子道:“你不用担心我,也不用担心湘丫头,只要我还活着,我会让她撑到你回来。”

  钟罄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充满了感激之意!

  鬼谷子道:“在你离开之前,我再教你一招。我曾经答应过湘丫头,等我们从那神秘的地方出来,我就教你这一招!现在,我就还了湘丫头这个心愿。你看好了,我只使一次。以后,就看你自己的领悟”

  鬼谷子拿起了两根树枝,就那样随意的握在手中,可顿时,他全身的气势就变了,变得藐视一切,仿佛天地间,他才是真正的霸主!鬼谷子步伐迈动,将伤亡之剑使了出来。“左剑为伤,右剑为亡,生死双途,剑指问沧桑!沧桑浮尘何处存,生死之间定乾坤,乾坤无界尽茫茫...”

  钟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猛烈的攻势,如果是他,绝对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直接被秒杀!他也没有见过这么锐不可当的气势,就算是与他对战的东皇太一,在这攻势的面前,也略显普通了。这就是鬼谷子的绝招,自创的绝招!居然是这样的惊世骇俗!他已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鬼谷子使完了,并没有问钟罄记住多少了,是否已经领悟了,而是说道:“这剑招的威力,想必你已经看清楚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决不可轻用此招。我希望,你拔剑,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杀人。我言尽于此,你这就去吧!”

  说完,鬼谷子就转身进了洞中,不再理会钟罄!

  现在,未来的路,就真的是钟罄一个人走了,成为强者的道路,原来这么艰辛,这么的痛苦,或许,老天给他考验真的是太大了,一个大人都难以承受的现实,全都砸向了钟罄一个人,他还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但也正因为如此,不能再把钟罄当小孩看待了,没有了盖聂的庇护,少了中村保护,也没有了聪明可爱的湘紫瑶相伴!但钟罄却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因为他必须要充满信心,为了自己,更为了湘紫瑶,还有被困在阴阳家的月儿中村与石兰!

  真正的强者,就得靠自己,走完属于自己的路!

  尉小蕊仍然下落不明,盖聂与盗跖来到了忘梦楼,他们得到的线索便是这里,那种神秘的香味。才只到门口,几个姑娘就迎了上来。特们两个在来之前,都去买了一身华贵的衣裳。从外表看上去,就是一种土豪财主的感觉。墨家几百年的基业,分舵遍布天下,他们不差钱。盖聂以前是嬴政身边的第一侍卫,光嬴政给他的上次就足够他吃好几辈子,所以他也不差钱!

  已经入夜了,忘梦楼中已经喧闹了起来,姑娘们的咯咯笑声,嫖客们放肆的笑声,似乎成为妓院中独有的喧嚣,这或许也是一种文化吧!

  走到门口就有几个姑娘拥簇了上来。其中一位拉着盗跖说道:“哎哟,官人,您不是白天那位,看来您已经忙完了。大爷果然说话算话!”敢情白天从门口过的时候,来拉客的就有这位姑娘,她还记得盗跖说的话!

  盗跖哈哈大笑道:“大爷我当然说话算话,忙完了就来玩。”说完,盗跖就带着盖聂进去了。

  老鸨见两个器宇不凡,见穿着华贵的男子进来,就知道财神来了,立即迎来上去,放声道:“哎哟,两位客官,里面请里面请!”老鸨大约五十多了,脸上的粉涂得厚得吓死人。“我看两位不是本地人吧!”

  盗跖道:“我们兄弟二人路经此地,听闻你们这里的姑娘个个美艳动人,叫人垂涎欲滴,所以我们就来看看。”

  老鸨咯咯笑道:“我说大爷,您可算是来对地方了,我们忘梦楼得姑娘可个个都是国色天香啊!我保证您来过之后,绝对不想离开了。”

  盗跖笑着,从口袋中拿出一锭银子放到老鸨跟前道:“把你所有得姑娘都叫来,我要一个一个的选,听清楚哦,是所有的全都叫来!”

  老鸨一把将银子抓了过来,道:“大爷你放心,我马上去办!我先领二位道房中休息,然后我就去请姑娘们。”

  老鸨将盗跖盖聂带入了房中,然后就喜出望外的去请姑娘了。房中就剩下盗跖盖聂二人。而这时的盖聂,表情看起来有些不自然了,有些心不在焉的。

  盗跖问道:“你怎么了?”

  盖聂连忙回过神来,道:“我吗?没事啊。”

  盗跖一脸疑惑地看着盖聂,道:“你到底怎么了,进来之后,就感觉你不一样啊!”

  盖聂的神色稍显慌张,道:“有吗?你感觉错了。”

  盗跖道:“怎么可能,你现在明显紧张了。”

  盖聂道:“紧张?有吗?”

  盗跖调侃道:“别告诉我你现在很热啊!当然,来到这个地方肯定会热,但那是燥热啊!”

  盖聂没好气道:“你在胡说什么啊!”

  盗跖可从没见过这样的盖聂,坐立不安,表情慌张,连说话的方式,都跟平常不一样!

  盗跖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额头上为什么有那么多汗?还有,你的手心也是湿的。对阵那些绝顶的高手都没有任何的紧张,到这里来你反而害怕了,你不会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吧?”

  盖聂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不是没来过,只不过上次来的时候只是不小心闯进来的,可是这次,这样光明正大的进来,还是第一次,刚才那群姑娘抓住他的时候,他心中就一紧,顿时就有些惊慌失措了。

  盗跖已经看到盖聂的额头已经冒汗了。可是来到这个地方,不跟女人搂搂抱抱,那来这个地方干嘛,而且不抱着,哪能问道那种奇异的香味。

  盗跖道:“放松一点,你这么紧张的话,只要那个高手在这里,就一定会现你的。”

  盖聂道:“好啦,我知道了,你别担心。”

  盗跖道:“唉!要把这里的女人都闻一遍,那还真是一件比较痛苦的事情,他们身上的香粉比较劣质啊!味道太浓冲鼻子。”

  而这时,盖聂似乎想到了什么,道:“这是另外一回事!我真的很好奇,你的行为表现,就像你是这里的常客一般?你经常来逛么?”

看过《江湖悬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