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江湖悬案 > 第一百七十九章伤痕(下)

第一百七十九章伤痕(下)

  钟罄连忙道:“没。没想什么,班大师,徐夫子,大铁锤,雪女你们都是我的长辈,叫我钟罄便可!”

  看着钟罄,徐夫子和雪女的脸上都浮现了满意的笑容。徐夫子一捋长须,道:“如果是以前,我们很乐意喊你钟罄,但现在,可不一样了,虽然只过了半年的时间,但是你真的长大了,我们打从心里接受你当我们的巨子!所以,我们必须得喊你巨子。”

  雪女也道:“是啊!以前燕丹巨子将巨子之位传给你之时,我心里其实很不痛快,但现在我才知道燕丹巨子没有看走眼,你真的能成为一个大侠,一个领导者。”

  大铁锤也道:“我大铁锤从来只服有能力的人,钟罄你现在功夫比我们都要好,而且还那么聪明,想不服你都不行啊!”

  另一头,班老头的声音也传来了:“虽然之前玩尚同墨方的时候我看出了你们的能力,但是我们并没有想到你有如此大的潜能,说实话,你今天真的吓了我一大跳,我估计所有对已经对你刮目相看了,我想这段时间内你肯定经历了很多的事情,才能让你如此迅的成长,但不管你经历了些什么,你现在都像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你是我们的巨子,公认的巨子,所以我们也必须喊你巨子了。”

  钟罄苦笑道:“看样子我是推脱不掉了,那好吧!想怎么叫都随你们吧!不过,咱们出行的时候,你们喊我荆公子便可,切记不要喊我巨子或者喊我钟罄。”

  “好!”众人脸上泛起了笑意,笑,不只是因为钟罄同意他们喊巨子,还有对心思缜密的钟罄而感到欣慰的笑容。

  这时,范增也话了,道:“钟罄,老夫有些事情想问你。”当然,范增可以这样喊钟罄,因为就算是燕丹,也要比他小一辈。

  钟罄的心迅平静了下来,道:“范老前辈,您想问少羽的事情吧!”他之前就想过如果遇到兵家众人,他该如何像向他们解释所生的一切事情?不只是范增与兵家人,就连墨家之人对少羽之事也比较好奇!

  范增道:“我一直没敢问你,我记得当初在桑海城的时候是你与少羽还有蜀山的那位石兰姑娘一同留下御敌的,现在你回来了,他们俩呢?”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钟罄。钟罄心中也非常纠结,他不知道该如何跟兵家众人说出事实,因为少羽可是他们的希望啊!但思前想后,钟罄还是认为将事实说出来的比较好。便道:“石兰和少羽都很好,只不过,他们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众人脸色顿时泛起了疑惑之色,范增道:“不记得自己是谁?他们受伤了吗?”

  钟罄道:“你们要有心里准备。”

  此话一出,众人便倍感压力。兵家众人的脸色就更为凝重了。

  钟罄继续道:“少羽和石兰现在就跟月儿一样,被月神封住了记忆,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入了阴阳家!现在,少羽石兰月儿,是阴阳家的三神使。”

  入了阴阳家,这就意味着,少羽石兰和月儿一样,成为了敌人!亲人到敌人,这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范增的脸都开始抽搐了,项梁也一样,这么多年来,他们不知道在少羽的身上花了多少心血,如果,很有可能都付诸东流了!

  范增控制住激动的情绪,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钟罄随后将在蜃楼上的事情说了一遍!但林凤雪的部分他还是省略了。听完之后,众人对他们的经历都不禁捏了一把汗。就算是他们,也不可能通过那么的考验吧!

  听完钟罄的讲述,众人又不说话了。

  良久,钟罄才道:“范前辈,我觉得你不能再这样干等着少羽了。”

  范增道:“何出此言!”

  钟罄道:“少羽已入阴阳家,一时半会要救出他根本是不可能的,就算救出来,我们是否有办法令他恢复记忆,这也是一大难题,我只希望月神给他们下的不是封眠咒印。”

  “为什么?”

  钟罄道:“因为封眠咒印靠人力根本无法破除,一旦被下了封眠咒印,就几乎没有可能想起以前的事情。”

  项梁道:道:“那我们的计划不就全泡汤了?”

  钟罄道:“项大叔,你也别着急,我跟他们交过手,他们只像是被幻术迷住了,也别太担心。所以,你们千万别放弃希望。”

  而这时,范增突然大笑了起来:“钟罄,你都如此相信少羽,既然少羽要遭此一劫,那也无可奈何,我们当做是他成长路上必须跨过的一条坎吧!所以,我们当然不会放弃希望。看来我们实在是不应该这么干等,得准备一切,然后等少羽回来统帅千军了。”

  钟罄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半年前,少羽把虎符交给龙且,命其召集楚国旧部,现在半年过去,或许事情有了很大的进展。龙且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如果龙且能够得到你们的相助,必定能如虎添翼!”

  “说的不错,无论怎么样,该开始的,总要开始!”

  巴郡

  又是一个早晨,公鸡早早的打鸣了,只不过太阳老早入了云层之中,而且空中飘起了朦朦的细雨,所以这个早晨并不是那么美。但这只是对于盗跖与少司命而言的。他们昨晚在屋顶等了好一会,都没见盖聂出来,索性就在旁边一颗大树上睡了下来!

  你能想象一对情侣睡树杈时什么情景吗?大多数女孩子心中肯定会浮现两个字:浪漫!但在大多数男孩的心中肯定是这样想的:这男的也太搓了,居然带着女友睡在树上!花点钱住个宾馆嘛,花不了多少!

  当然在我看来,这样的场景还是非常浪漫的,就是知道晚上蚊子多不多!

  当盗跖睁开眼的一刻,就看见了飘飘细雨,对于躲在树中的他们来说,这点雨根本打湿不了他们的衣衫!

  盗跖轻声叹道:“居然下雨了。”

  身旁,突然一道声音传来:“怎么你不喜欢吗?”少司命也醒了。

  盗跖道:“没有带伞的时候很不喜欢。”

  少司命道:“我就觉得很美啊!”

  盗跖道:“你们女孩子就喜欢这种烟雨朦胧的样子!反正我是看不出有什么诗情画意的感觉。”

  少司命道:“你一介粗人,怎么会看得出呢!”

  盗跖满脸无所谓地说道:“粗人就粗人,反正我是习惯了怎么样,在这树上睡的还好吧!”

  少司命道:“挺好的。”

  盗跖道:“也对,你这样的站着都能睡着,靠着睡肯定香。”

  少司命语气陡变,目光凌厉地看着盗跖道:“什么意思,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盗跖顿时便吓得一抖,道:“额,这很重要吗?”

  少司命道:“我想知道的都重要。”

  盗跖无奈道:“好吧,我见你平常站在站着不动的时候,总喜欢右脚脚尖点地,无论站在哪里都是平稳自如,便以为你也喜欢站着睡呢!但我觉得站着睡肯定没有靠着睡舒服啊!”

  少司命不解道:“你这是什么逻辑?完全就是胡扯啊!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盗跖道:“额,你也知道,我脑子有时候不太灵光,总是乱说话!你应该习惯的。”

  少司命一脸索然道:“好吧!我总拿叶子削你,你也应该习惯的。”说着树上的叶子们开始躁动不安了!

  这整棵树的叶子都可以把他包饺子,盗跖哪里敢乱动。连忙讨饶道:“别别别,你冷静点。”

  少司命道:“要我冷静点也可以,你得老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

  盗跖松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什么你搞这么大架势,别说一个问题,两个问题我也会回答你的,你问吧!”

  少司命道:“那你告诉我,你除了喜欢过端木姑娘之外,还有没有喜欢过其他的女孩子!我除外!你可千万别跟我说没有,我可记得我们在桑海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可是老是有女孩子缠着你,甩都甩不掉!”

  少司命这话一出,盗跖就知道自己完了,这个问题根本没办法回答!说没有他肯定不信,谁叫他之前说过那样的大话,说有把!肯定要被削死!

  思考了半天,盗跖才一脸谄媚的笑道:“肯定没有的,至于那个,那个,甩不掉也不是我的错吧!”

  少司命道:“那应该是我的错了。”

  盗跖连忙摇手道:“不不不,我的错,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

  少司命淡淡道:“好吧,既然错了就要受罚,那...”

  少司命还没有说完,突然就被盗跖打断了,盗跖突然间像了神经一般,趁少司命不备,居然亲了她一下!亲在了侧脸之上,虽然隔着纱巾,但少司命还是能感受到盗跖嘴唇的温度!

  少司命顿时呆住了,然后眼中已经泛起了熊熊的怒火!盗跖见状也没有逃,而是挺直了胸膛,正道:“反正错了,大不了被你削的更惨一点,反正我已经准备死无葬身之地了。”盗跖突然间表现出了一种视死如归的样子,似乎现在就已经站在了刑场一般!而少司命就是那刽子手!

  看样子盗跖已经完全准备好了,这时,少司命却突然间笑了起来,似乎是被盗跖那慷慨赴死的样子给逗乐了,而盗跖却瞬间呆住了,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可是第一次看见少司命笑!在他的心中,这才是最美的画卷啊!虽然轻纱掩面,但依旧挡不住那惊人的美丽,盗跖不觉间都看傻了。

  “我有那么好看?”

  盗跖连忙回过神来,道:“无与伦比的美丽!”

  “好吧!我就信你一次。”

  “那我可不可以再亲你一下啊!”

  “你找死!”

  “呀呀呀,好了好了,别闹了别闹了,姑奶奶我怕你了,盖聂出来了,先别闹了。”

  少司命以为盗跖开玩笑,刻放眼一看,就真的看见盖聂出来了。两人连忙迎了过去。少司命已不再时阴阳家时候的装扮,但是盖聂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盖聂冷眼看着少司命,然后又看了看盗跖!

  盗跖明白心中所想,道:“盖聂,我这么跟你说吧!她是逼不得已才呆在阴阳家,大司命也是这样,我们之间有太多事情,但是现在还不能跟别人提起,我只想说,请你相信我,也相信她!”

  盖聂又看了少司命,良久,他才把目光转向盗跖,道:“我相信你们!”

  盗跖笑道:“跟你说过就轻松爽快,不过,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还没有找到吗?”

  盖聂道:“找到了,不过,暂时还带不出来!”

  盗跖道:“看来事情比较棘手啊!连你都不行,那你打算怎么办?”

  盖聂道:“小蕊现在不会有危险,我们先做好眼前的事情就行了。”

  盗跖道:“那好吧!需要帮助的话,说一声就行了。”

  盖聂点了点头:“我知道。”

看过《江湖悬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