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江湖悬案 > 第二百一十四章牵挂(上)

第二百一十四章牵挂(上)

  有了这样得气势,就足以说明那剑气得强大,那不是在虚张声势!所以钟罄人为对方一定在剑气上加重了力量,持剑得人与剑气,都是厉害的威胁。

  如果冰美人是要跟钟罄比拼内力的话,钟罄肯定不是对手,但是她既然想用钟罄所使用的招式来击败钟罄,那应该会有出其不意的表现。

  钟罄也是这么想,目前来说,冰美人应该还不会仗着深厚的内力来赢得这场较量。可现实的情况不正是这样吗?那汹涌而下的剑气,不正蕴含着强大的内力么。

  然而在钟罄思索的过程中,攻击已至,钟罄根本无法抵挡。连忙后撤,但是,后撤了一段,空中仍有剑气下落,连退三次,依然摆脱不了。钟罄还记得对方是自己释放出剑气,吞没了他的剑气。他在想自己是否也可以这么做。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尝试,因为他觉得对于目前的他而言,那还是在拼内力,只要他敢这样,肯定被打趴在地上不能动弹。但不尝试的话,还是没有机会。只会陷入更加被动的状态。

  到底要不要拼呢?钟罄在犹豫之中。

  再退两步,钟罄便无路可退了,上空的剑气如影随行,无论他撤到哪,都有剑气随行,根本摆脱不了。这危急的情况之中,钟罄只有硬扛。然后剑气的度如同那加快了,这他应该想的到的,但是想到已经没有用了。

  他之前想的太多了,跟冰美人这样的高手交战,最为忌讳心中不静。只要心中想了事情,动作一定会比平心静气的时候慢了一点。本来钟罄是故意给冰美人施展纵贯天下的机会,那时候他还是稍稍占据上风的,可是冰美人的莫测变化扰乱了他!

  劣势依然实在一点一点积累之下形成的,钟罄战到退无可退的境地,还是他缺乏足够的交战惊艳,跟高手的对战,毫厘的偏差都会是致命的。

  最为重要的是,冰美人的这一招“纵贯天下”,跟钟罄所使的没有什么差别,只是重复使用了而已,这就意味着钟罄想那么多都白想了。一切还是最根本的,什么都没有变。

  冰美人又教了他一样:“并不是所有的都需要很大得改变。一些锦上添花便可!”

  钟罄按照自己的揣测说道:“你应该可以将此招再次变化,也可以从四面进行攻击。”

  冰美人道:“你这一招“纵贯天下”,以剑气为虚,持剑为实,但分布两方的实力不可相差太多,这就使得这一剑的诱惑令人很难察觉,都以为幻化成的那汹涌的剑气才是最可怕。但如果要从四面都进行相同的攻击的话,那需要消耗很大的内力,而且很难操控。也就是,你所说的改变的剑招,应该出了人类所能够操作的范围,就像有很多的剑招,我能够想象得到,但是我却一直使不出来,因为那些都是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的剑招,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限制,人,在某些方面只能达到某种程度。”

  听了冰美人这些话,钟罄又惊到了,道:“那你的意思是,能够存在于世界上的剑招,你都已经会了。”

  冰美人道:“当然不是,但是只要是别人使过的,我就能使出来。但是...”

  钟罄追问道:“但是什么?”

  冰美人道:“你说使用的剑法,前面一段虽然非常的精妙,但我记忆起来却并不是很费力气。但后面的招式更加的深奥,虽然我能够记住,也只能明白其中的妙处,却无法作出什么改动,似乎这些招式的创造,已经达到了最佳的境界。”

  钟罄心里也在思索,让冰美人无所作为的剑法应该就是鬼谷剑法了。这也难怪,鬼谷子琢磨了那些年,能够完善的都已经完善了,以他的才能,没有创作出更多更厉害的招式那就叫屈才!

  其实当年鬼谷子传授给盖聂卫庄的纵横剑法是没有经过他自己改良,而是把上一代给他的直接给了下一代。他这并不是吝啬,不愿意将自己悟出的成果分享给别人。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激盖聂卫庄的创造力,如果一开始就将已经完善,无法再次创造的剑招传给盖聂卫庄,那么盖聂和卫庄对于剑的领悟就会停滞在某一个阶段,无法继续向顶峰攀登,这对纵横而言,这是莫大的伤害。所以,有缺陷的剑法,才能真正促使剑客继续攀升。

  钟罄目前还不能完全明白这些,但是他已经隐约感受到了些什么。

  钟罄道:“那接下来还要比嘛?”

  冰美人摇了摇头:“不用了,后面那一招我也没有想好该如何改动,似乎那也已经是最完善的了。但是我想你应该还隐藏了更厉害的

  招式没有表现出来。”

  钟罄不解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冰美人道:“因为你没有拼命。”

  钟罄道:“没有拼命就代表有了隐藏?”

  冰美人肯定地说道:“当然,在目前看来,你应该没有死在这里的理由,所以你也就没有出绝招的必要。”

  钟罄道:“看来什么也瞒不过你。”

  冰美人脸上展现出了一股向往之意,道:“你那一招,一定是惊动天地的存在。”

  钟罄惊恐道:“你总不会是想试试看吧!”

  冰美人道:“是有这想法。”

  钟罄道:“这,这次我拒绝。”

  冰美人淡淡一笑,道:“那我也不为难!”

  钟罄追问道:“为什么?”

  冰美人道:“没有为什么。”

  钟罄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不说那我也不多问了。在这耽误了不少的时间,我该走了,飞横还你。”说着将飞横掷给了冰美人。

  冰美人接住,仔细地打量着飞横炫丽的剑身,片刻之后,她抬头继续看着钟罄,道:“不用了,这已经是你的剑,除非你死了,别人用不了它!”

  冰美人再次钟罄怎么都想不到冰美人真的会将飞横松给她!虽说冰美人的剑冢之中有很多的好剑,但是收集每一柄,肯定会花费很多的时间,这样的剑,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如珍宝一般的存在。在很多人而言,这样的好剑甚至比性命还重要。有的时候,为了守护自己不能灵活运用的剑,而弄得家破人亡也是常有的事情。

  可是,冰美人就这样送给他了,没有任何的犹豫,洒脱自然。

  钟罄握着飞横,再次仔细打量着飞横的剑身,轻轻***着,剑身仍然在颤dou,这是飞横的兴奋,它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主人。道:“这应该就是前辈们所说的机缘吧!”

  冰美人道:“算是吧,但得到这样的机缘,并不一定是好事。”

  钟罄洒脱的笑道:“这很正常,手中有剑,就别想着太平。”

  冰美人道:“看样子你小小年纪,已经有了不少的经历。”

  钟罄稍微思索了一会,道:“怎么说呢!其实在我看来吧,还能活着,已经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冰美人道:“所以你才会有现在的你,如果是他人,我或许已经下杀手了。”

  钟罄道:“你这么一说,我又对你非常感兴趣了,你是什么人?为何在这里?又为何又这么多的好剑?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回答!一般高人都是很神秘的,现在想想也对,有点神秘感才会更有意思嘛!”

  冰美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你果然是个很有趣的人。如果你再说下去,或许我就不想让你离开,让你一直在这里陪着我了。”

  钟罄道:“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会再回来看看你的。那时候我或许就愿意向你展示我还未使出的剑招。”

  冰没人道:“好的,我会等着,而且我也相信,那一天并不会远。你可得好好努力,下一次交手,我真的会下杀手哦!”

  钟罄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钟罄转身,冰美人目送他离开!钟罄一步一步,眼神凌厉,姿态潇洒,像个男人一样,可这时,咕噜咕噜的声音突然传来,他的肚在叫,钟罄好不容易摆一次酷,这尴尬的。钟罄在这里呆了将近四个时辰,四个时辰几乎都在战斗,可以走,肚子变咕噜咕噜的响了,上次吃东西还是在黑血大殿里,最起码已经八个时辰过去了,对***这样的吃货而言,八个时辰没有吃上第二顿,肯定饿得慌!

  冰美人道:“你饿了。”

  钟罄缓缓转过身来,一脸傻笑地看着冰美人,呆萌地点了点头。

  冰美人道:“那你吃完再离开吧!”

  钟罄眼睛都放金光了:“真的。”

  冰美人冷冷道:“我像说假话的人吗?”

  钟罄当然识趣,道:“那就多谢了。”

  厨房在右边的那个房子里,这里房子看着不大,但是是依山而建,山体都被挖空了,所以房子只算是门而已。别看这院子看起来很简陋,但是厨房里却是应有尽有,各种蔬菜,各种肉类,每类至少有几十种,搞得的跟开饭馆似的。而东西都非常新鲜,弄得钟罄不得不好奇这些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但是钟罄也没有问,这个地方本来就很神秘,再来的神奇的事情也算是见怪不怪了。

  钟罄看着冰美人道:“你平常都是自己做饭吃,你手艺肯定很好!”

  冰美人一愣,摇了摇头道:“不,我不会做饭。”

  这次钟罄才算是最吃惊了,这厨房里餐具都非常的干净,蔬菜跟肉都是新鲜的,这冰美人居然说他不会做饭,那还要这厨房干嘛?钟罄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冰美人道:“不是吧!你一个人生活在这,不会做饭,那你吃什么?”钟罄这么说的时候,冰美人的脸上似乎还有一点尴尬之色,因为她学了很久,但依旧是没有学会烧饭,也不知道为什么,学剑只要瞄一眼就成。可是这做饭,无论怎么努力,做出来的还是不能吃,有一次还差点把这里给烧了,那之后她再也不敢弄了。这真的是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情,对于冰美人而言,也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冰美人道:“我吃蜂蜜跟果脯。”

  钟罄赞道:“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皮肤那么好!”

  冰美人一愣,道:“有吗?”

  “有。当然有。”

  冰美人低眉道:“你个小孩,不准油嘴滑舌。”

  钟罄呵呵一笑,道:“好好不说了。”

  钟罄这样的人,饿了就一定要吃有有油有咸味的东西才能饱。所以吃了点蜂蜜之后,钟罄道:“要不这样把!我来做给你吃。”

  冰美人一脸好奇地看着钟罄,问道“你会做?”似乎是不相信钟罄这样年纪轻轻的小伙居然会做饭这样高难度的事情。

  钟罄一排胸脯,自信满满地说道:“当然。”

  在练就解牛刀法之前,钟罄本来就算个小厨子了,而在经过庖丁的指点之后,钟罄绝对能跨入大厨的行列了。

看过《江湖悬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