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江湖悬案 > 第二百一十九章烛火(上)

第二百一十九章烛火(上)

  要知道,白凤的驭鸟之术有那么高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得到了墨鸦的指点,白凤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程度,而墨鸦呢?肯定更为厉害!所以羽毛会成为墨鸦的兵器就不会奇怪了。

  然而这还不算最奇怪的。

  待巨阙出动之后,姬如天兮迅转身,猛地一掌拍向巨阙的剑头,顿时,巨阙的气势暴涨,威力自然的成倍增加。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威力增长的巨阙,依然没有撼动那羽毛组成的黑色护罩!那玩意儿几乎比钢铁还要坚固,任凭姬如天兮如何加注内力,都无济于事。

  墨鸦飞的后撤,姬如天兮也迅猛跟进。好不容易占到了一丝上风,计入天兮可不想就这样放过!这是巨阙与黒羽的较量,也是两人内力之间的较量。但从面前的情况看来,姬如天兮似乎稍占上风。这意味着姬如天兮的内力比墨鸦的内力要强吗?

  非也!要知道,刚才巨阙突然射出的威力足能开山裂石,在那样仓促的情况之下,墨鸦爱能聚集内力进行抵抗,便已经非常的难得了,何况现在还是在姬如天兮的持续施压之下,那就更加艰难了。

  不过,既然姬如天兮一击不中,那就意味着这次的攻击,他已经没有机会能够伤到墨鸦!为什么会如此?因为墨鸦的本身的能力便要比姬如天兮高上一筹,要不是有巨阙存在,他早就败了。而且墨鸦能明显的感觉到,巨阙在姬如天兮的手中,比在胜七的手中威力至少翻倍了。

  比在胜七的手中还要强上一倍,那是什么样的威力?这也足以说明了墨鸦的强悍。这也是为什么墨鸦如此期待姬如天兮的原因。好歹胜七也算是一代强者,他的剑落在别人的手中,可不能被埋没了。

  退的过程之中,墨鸦已经调匀了气息,然后汇聚内力,身体加往后撤去,一举甩开了姬如天兮。墨鸦只要真正的迈开来步伐,没有人能够追的上他。不过,他现在可不想站在远处再跟姬如天兮废话几句,而是在空中一个转向,朝姬如天兮杀去。

  然而就在这时,更为神奇的事情生了。本来护在墨鸦胸前的黑色羽毛,又自动散开了,然后重新组合,居然,居然,居然组合成了一把剑,一把黑羽剑!此剑肯定跟铁打的那些不尽相同,外形差不多,羽毛交织在一起,让羽刃的尖头朝外,并排在一起,便称为了剑刃。

  难道墨鸦也会使剑?

  黑衣人会使剑吗?当然会,不仅会,还高明的吓死人。那墨鸦也肯定会。黑衣人最擅长的应该就是剑与阴谋了。现在,墨鸦最擅长,至少多了意一项,那就是剑!

  不过不管墨鸦会不会使剑,能将羽刃运用到如此程度,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整体上看来,姬如天兮已经做的很不不错了,因为他让墨鸦动用了几乎没有用过的“黑羽”。接下来,他能抵挡得住墨鸦猛烈的攻击吗?

  “黑羽”已出,这时候,它就真的是剑,不是羽刃了,那浑然天成剑气,让人感叹,剑的世界真的是无处不在。只要心中有剑,哪怕是一根树枝,甚至是一片树叶,那都是剑,只不过威力有大有效而已。

  见黑羽杀来,巨阙立即迎上。这是姬如天兮最想要的结果,墨鸦不跟他拼度,而是拼剑法。因为他清楚,如果墨鸦一直来无影去无踪,那打的多累?更别想着会赢了。

  当然,对于墨鸦而言,既然自己剑被逼了出来,那就要用剑打倒对方。巨阙的气势自然不需要质疑,但是,黑羽呢?他的剑气虽然庞大,但是相比剑中至尊的巨阙,是否真有硬碰的实力?很多人都带着疑问!毕竟在场除了墨鸦自己,没有人见识过黑羽的威力。

  第一次的双剑交接,便是剑尖对剑尖!力量对力量的碰撞!轰隆一阵巨响,周围石头被激荡开来的内力震碎了。对上巨阙,黑羽丝毫不落下风!其实观战的众人似乎又忘记了一件事情,虽然这件事情只是上个瞬间生,或许是战斗太过惊奇,太过精彩了,精彩的瞬间就容易让人忘记之前生的事情。

  刚才又羽刃组合而成的护罩,可是实实在在地将巨阙给顶住了。所以这一击的猛烈,便无需多言,也勿需惊叹。

  两人双双被震开之后,又迅扑向了对方。之间姬如天兮抡起巨阙在空中划了了一个大圆,一个大圆起码能够多聚集一倍的力量。这样攻击,当然不能硬抗,不管自身的功力有多强,受了这一剑必定气血翻腾了。于是,墨鸦看准巨阙的轨迹,飞出的身体,突然向斜上方撤去,巨阙呼啸落地,剑气也随之挥出,墨鸦迅一个提气,身体迅向前冲去,在巨阙的剑气袭身之前,已经越过了姬如天兮的头顶。姬如天兮暗叫不妙,迅拉回巨阙,一个回头望月,至尊问闪电!!

  这次,墨鸦没有选择闪避,黑羽自右向左斜劈而去,荡开了巨阙,而姬如天兮立即手腕一提,被荡开的巨阙迅砍了回来,墨鸦竖起黑羽往右一挡,上半身后仰,顺势一个旋转,从巨阙的下方滑过,然后,没有受到威胁的他从下方横挥黑羽,一道剑气迅打向了姬如天兮。

  姬如天兮见墨鸦仰身的时候,就想到对方会有这样的一招,于是身体已经开始闪避,然而还是满了一拍,但幸好只是划了一道口子。可是,这真的是幸运吗?

  疼痛立即袭来,鲜血迅染红了衣衫。他能感觉到,如果在稍微慢一点,他整个人都要被那道剑气给切断了。然而,墨鸦没有给姬如天兮再次喘息的机会。一击之后,迅攻上。姬如天兮迅后撤,巨阙守在胸前,本来只是一点皮肉伤的,这点伤对于姬如天兮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可为什么他为什么会感觉非常的疼痛的?

  疼痛感肯定会影响出击的度,墨鸦似乎是现了这一点,于是,这次他对姬如天兮进行了一次闪电般的攻击,以快为主,内力加强,剑气弥漫,从全方位给姬如天兮施压。

  在墨鸦的十招快攻之中,姬如天兮下半身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战斗的越快,姬如天兮伤口伤血就流的更快,照这样的度下去,光放血就能将姬如天兮给放死!

  姬如天兮的度越来越慢了,最终胸口敞开,又被墨鸦一脚给踹飞!

  然而,墨鸦似乎不像让姬如天兮落地,就像之前那般!但是,疼痛固然能让人迟钝。但有的时候,疼痛也容易让人麻木,让人更加勇猛。所以,被踹飞,对于姬如天兮而言,还是一件好好事,被压得得喘不过气来,那才是最痛苦得。

  有过之前得那一次教训,被踹飞得过程之中,姬如天兮得身体虽然不是很平衡,但是手上得巨阙已经准备好了。

  姬如天兮还没有落地,墨鸦已经追来。而这时,姬如天兮迅聚集全身内力,将巨阙掷出。朝着墨鸦,疯狂杀去。

  这样得一击对于墨鸦而言,又是意外之外!他完全没有想到姬如天兮在这样鲜血淋漓,失去重心的情况下,还能出这样的攻击。又是一次难避抵挡的袭击。这是墨鸦自己大意了。

  那一剑袭来,底面的沙石全都让路。不过,这一招虽然难敌闪避,那是对于其他人而言,但是对于墨鸦,还能能够闪开的。不过这种时候,他的心中多了一股傲气。他不信,自己接不下这一剑。

  而这种感觉有点像伏念战胜七的时候!

  伏念战胜七,对于胜七那至强的一剑,伏念本来也有机会躲避的,然而他放弃了,而是选择了迎接,这是对强的渴望,对自己的信任。不过,伏念的情况与墨鸦又稍有不同,伏念不仅是为了体验强者的滋味,更为为了给在场的儒家第一树立一份威信,让别人都知道儒家之人可不是给别人随意欺辱的。这是王者的威仪,也是王者所应该做的事情。

  而墨鸦呢?一是为了体验强者带来的挑战,第二也是为了给阴阳家众人一个下马威。旨在用强悍的实力从身体,从心理击垮对手,以便收获奇效。武功越高的人,脑袋就更加灵光,在某种情形下,该做什么样的决定是一目了然的。如果真的面对极为强大的存在,战斗,只是屈辱罢了,如果用鲜血与换取尊严,最终尊严会跟鲜血一样,被溅了满地。

  这是墨鸦所希望达到的效果,也希望姬如天兮这一剑能够完成他的检验!

  面对袭来的巨阙,墨鸦扬手一推,也掷出了黑羽。可是单单掷出黑羽还是不够的。墨鸦全身的内力也在不断的涌出,巨阙所所带起的飞沙走砾,很快就将墨鸦包裹了,四周的人也迅后撤,巨阙一出也带这狂风吹起,凌乱了心虚,扰乱了丝与衣衫。

  这样疯狂的攻势,人还能在其中存活吗?

  墨鸦怎样了?没有人知道,因为所有的人风沙弄得睁不开眼睛。但是他们心里都清楚,如果换成了自己,自己该如果面对这一攻势?他们也不知道,可能除了死之外,想不到其他的结果。很有可能连尸骨都不存在了。

  狂风持续了很长一段,墨鸦也依然悄无声息,看样已经够了,墨鸦已经消散了。没有人能在这风沙之中坚持这么长时间!

  可就在所有人都意味墨鸦已死之时,锵锵声响起。这是什么声音?是鸟叫声,清脆嘹亮。可是他们几乎没有人听过这样奇特鸟叫声。

  “是凤,黑凤。”不知道从谁的口总冒出了这一句。很响亮的一句,响亮得所有的人都能听到。

  鸟叫声过后,风势减弱了,巨阙的攻势也变弱了。紧接着,不管姬如天兮如何加强内力在巨阙之上巨阙都前进不得分毫!就像被定住了一般。

  然后,此刻的墨鸦,背上多了一双宽大的黑色翅膀,眼神如电,面若冰霜,双眼周围的黑影更加浓烈了,整个人看起来便如魔神驾临一般,那股唯我独尊的霸气,让人混乱了。更让人震惊得是,他单手捏住了巨阙的剑尖。这怎么可能,巨阙的威力那么的强劲,怎么会有人能够单手接住呢?实在是不可思议啊!要想想姬如天兮这一剑气势威力到了何种程度,居然被单手接住了,这是什么概念?

  此刻,墨鸦就是一头黑凤!其实,他不应该叫墨鸦,而是该叫墨凤才对。真正强悍的墨鸦,这时候才出现了。当然没有人会议为墨鸦身后的翅膀是自身长出来的。刚才黑羽剑是如何形成的,这双翅膀便是如何形成的。

  墨鸦的嘴角有着一丝血迹,显然这一剑也是重创了他。姬如天兮这一剑的威力,着实非同小可?巨阙怎么会如此的强悍?但是不管巨阙多么的强悍,终究还是被他挡下了。

  看着姬如天兮,墨鸦道:“虽然跟你的交战,大意了两次,但是你两次都能抓出机会,而且现在还能逼出我化羽的形态,你确实不简

  单,巨阙到了你的手中,似乎是真正的活过来了。我现在才明白,巨阙在胜七的手中,还是被埋没了。不过,既然我已经接下了你一击。现在轮到你了。”

看过《江湖悬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