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江湖悬案 > 第二百二十一章残碑(上)

第二百二十一章残碑(上)

  大美人道:“不是羊奶的味道,是你的味道。非常罕见的味道。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闻过这样的味道了。”

  天明道:“罕见的味道?我怎么不知道?”

  大美人道:“你是闻不到的,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闻到哦。你赶紧脱掉去沐浴吧!”

  天明道:“一定非要脱衣服吗?”

  大美人似乎是个不喜欢废话的人呢,直接道:“看来你不会脱,我来帮你吧!”

  天明连忙摆手道:“不不,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天明的大披风之内还有两把剑呐,这可不能让对方看见了。所以天明脱的很快,健硕的身体立即显露了出来。虽然天明的脸还是略带稚气的,但是他那满身的肌肉跟伤痕,也相当与见证了他的经历。这样身躯,才能证明天明是个真正的男人!强健的男人。

  大美人似乎没有想到这小年居然后如此强健的体魄,眼中泛花了。不过,还有一个东西非常的碍眼。因为天明还穿着四方的裤衩!

  大美人道:“不还有么?怎么不脱了?”

  天明道:“这,不太好吧!穿着一样能洗啊!”

  大美人叹道:“唉!还是我来帮你。”说着她单手一会,天明的裤衩就在了她的手中,然后,天明那擎天一柱,傲然顶立。

  顿时大美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都被惊呆了,然后口里喃喃叹道:“大,实在是太大了!完美,实在是太完美了,这么香,这么大。尝起来味道肯定美极了。极品,简直就是极品,你快去,快去沐浴,快去!”大美人的脸上涌现出了无比的渴望,她似乎已经按捺不住了。这种感觉就像是猎人遇见了猎物一般,而且这种猎人还喜欢戏弄猎物一番,然后再吃掉!

  “你说什么呢?”还要吃?不会是要吃人肉把?要真那样,天明也就只能奋起反抗了。

  大美人又摆出一副小鸟伊人的姿态,道:“没什么,你干净沐浴去吧!要洗干净一点哦。”

  天明哪敢多留,一溜烟跑道最远的一个澡池,飞身而下。就像受惊的鸟儿一样。

  浸入这羊奶之中,这舒适的感觉,绷紧的神经迅放松了,太令人陶醉了!怎么可能这么舒服,怎么可能这么畅快,有钱人的生活就真是不一样啊!天明舒舒服服地泡在了其中,跟冰美人那一战,虽然没有受什么大伤,但身体上肯定非常的疲惫,本来还不怎么觉得,但是一进入这羊奶浴之中,才知道自己有多累。真想好好睡一觉啊!

  这里女人实在是太奇怪,太恐怖了,天明完全不知道自己洗完之后该如何应对了。就在天明思索之际,天明听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有人进来了。

  来人是谁?

  虽然入口处离天明所在的位置有很长一段距离,但天明从蜃楼归来之后,听力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在方圆五百米的范围之内,他能随着自行选择自己想要听的东西。

  只有一个人进来了,但是天明能够感觉到,千魅宫外站着很多的人,严整以待!显然,对方已经知道入侵者来到了千魅宫。但是舞千依说的也没有错,这些人并不敢随意闯进千魅宫,这说明千魅确实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

  但是还是有一个人进来,从沉稳的步伐上听来,应该是跟大祭司他们想同等级的人物。他没有带兵进来,但是他的意图很明显。然后,另一道脚步声响起,这道脚步很轻,很慢,是个女子,他向来人走去。她似乎也知道来者不善,所以早早的迎去了。

  一会之后,女子撞见了进来的那个人,女子说道:“九巫大人,你是来享受?”这声音,正是刚才扒了天明nei裤的那个大美人啊!

  九巫冷冷道:“你说呢?”他似乎很鄙视眼前那大美人!

  大美人道:“我看不像,黑血宫里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带着那么多人守在千魅宫外,当然,现在你得除外。你这样,不太合适吧!”

  九巫道:“这些我自然知道,只不过有只老鼠闯了黑血宫,很多都见他钻进了千魅宫。”

  大美人声调一变,质问道:“所以你是来搜查的?”

  九巫道:“这也是为了黑血宫的安全着想,还希望你能配合。”

  大美人道:“九巫大人真是尽职尽责啊!不过我一直都在这里,可从来没有看见有什么可疑的人闯进来。你应该知道,我这人武功虽然不怎样,但是这双眼睛,这双鼻子,可是非常灵敏的。”听大美人这么一说,天明就想到刚才她再自己身上乱嗅的情境,看她那样子,是真的闻到了什么特殊的味道,只不过他自己怎么也闻不到。

  九巫道:“我当然知道你的能力,但是,事关重大,还请你让我再次查探一番,就我一个人,你当我来休闲便可。如果你不放心,我会自己去跟千魅和尊上解释,有一个武功很高的人混了进来,如果不彻底找出来,给尊上送了一点不愉快,那我们可都是吃不了就没得吃了!”

  大美人道:“既然九巫女大人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要是再不识趣,那可真是自讨苦吃了。那大人你自便,不过,可能闹出什么动静哦!”

  九巫道:“我心里有数。”

  大美人道:“那就好。”

  九巫开始查探了,从刚才的对话上看,天明了解到这个九巫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物,甚至比大祭司还要厉害。他本来以为黑血宫那么些个巫师之中,是按能力拍号的,现在想来,他们能力应该各有不同而已,精通的内容不一样。

  九巫在四周寻找了起来,这里很大,如果真要仔细地找一个人,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如果把头塞进水里的话,那会更加的可疑。如果贸然起身,以天明对九巫的判断,自己只要有什么特殊的动静,就一定会被现的。

  怎么办?怎么办?九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开始,九巫就是朝他这个方向来的,并不是因为他知道入侵者就再这个方向,只是随机选择的而已,这就是运气。如果九巫一开始去另一边的话,他还可以想想自己该如何伪装,或者逃离。现在,根本来不及。他有一种预感,只要九巫看见他,就一定能认出他便是入侵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这种想法让他感觉非常的真实,非常的强烈。

  怎么么?凉拌热拌都是徒劳,难道真的只有一战?一战他并不害怕!只不过进入黑血地狱的机会便会非常的渺茫了。这才是天明最在意的,不然刚才那大美人剥他衣服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

  声音越来越近了,最多还有十五步的距离,然后是十步,只要到四步以内,他就一定能够现天明。已经只有五步了,天明低着头,静静地等待着,希望就此能够混过去,如果不能,那就只有一战,别无他法了。瞬间,四步已至......

  就在这关键时刻,他旁边突然间多了一个人,一把拉住她,然后,吻上了他的唇,满满羊奶的味道,还有无比的炙热。这是要飘的节奏啊!这可是,这可天明人生之中第一次接吻啊,她的chu吻啊!没有给月儿,也没有给湘紫瑶!

  这事闹的,让人多不甘啊!但是,对于初尝滋味的天明来说,还是很刺激的!

  这一吻,让天明茫然了,突然其来的震撼,不只是措手不及这么简单,更是一种里程碑式的跨越。天明从男孩到男人的道路之上,阻碍,在一步步被打破。

  脚步声,停了,天明立即聚精会神起来。此刻,巫九就站在天明旁边的水池边上,他在看着澡池中的一对。他并不是没有看过别人接吻,他自己也肯定有过这样的经历,不仅有,而且很多,多得数不过来。可是,眼前的这一对倒是让他饶有兴趣。

  而天明却在心里默骂道:“这王八孙子,怎么还不走?接吻有什么好看的。真是变态,祝你全家走路掉茅坑,吃饭吃到毛毛虫.......”天明不骂人则已,一骂起来人来,还是显得非常懵的。小时候没少跟周围的伙伴大架,但身板小的他总是吃亏,无就只有逃跑,边跑边骂,越骂跑的就越来劲。

  骂归骂,可是巫九为什么在这里停着不走呢?实在是让人想不通。其实在这巫九看来,这接吻的两个人有点特别,如果非要说什么,这样接吻的场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为什么呢?只有他自己知道。当然,他不会是察觉这两人之中有入侵者?不是,如果是的话他就已经动手了。

  巫九走了,无奈的叹了一声之后。走了,为什么要叹气呢?

  天明也很好奇,巫九难道看到别人接吻,很无奈?很悲哀?不至于吧!真是想不通啊!

  这一吻很长,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因为一盏茶之后,巫九离开了,对方才将天明松开,此刻的天明虽然很是清醒,但是自巫九走后,那一吻延续的炙热,片刻又让他陷入迷离之中,整个人麻木了。

  对方松开了天明,似乎也是察觉到巫九走了,然后便松开了。可是,她为什么要吻天明呢?要说天明在这里出了舞千依之外,可没有其他的熟人,而且在这节骨眼上,舞千依也不可能出来救他啊!

  天明看见了那个人,一个陌生的人。可是突然间,天明惊住了,惊得都要跳起来,叫出来,而那人见状,立马将天明得嘴捂住,然后

  摇了摇了。在这大叫的话,显然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要是把巫九“召唤”回来了,那可真的就玩完了。天明当然明白其中的利害。轻微的点了点头,以示明白。

  可是天明仍然是一脸痛苦,欲哭无泪道:“我的妈妈得呀!我的一世英名啊啊!!!!!我不要活啦!!!!!”天明这是在开玩笑吗?怎么说出这样的话?

  “无奈之策,还望海涵!”对方说话了。可是这声音,明明是个男人啊!虽然长得像女人,可是毕竟是男人啊!怪不得天明那么痛苦。本来以为被女人吻了会对不起湘紫瑶,对不起月儿。可是,自己居然跟跟男人吻了,这就对不起他自己啊!实在太恶心了,还亏得他沉醉迷离呢!

  珍藏了十几年得初吻,居然被个男人给剥夺了,这算哪门子事啊?欲哭无泪都无法形容天明此刻的心情。天明鄙夷地瞥了一眼,本来想骂点脏话的。可是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个场景,一个非常熟悉的场景。什么样得场景呢?那一个剑客在战斗,但是天明关注得那是他剑法得变化,而是那人得眼睛,那人是蒙面的,自然就很容易注意到眼睛,注意到眼睛,不是因为这双眼睛好看,而是因为眼睛里有剑。

看过《江湖悬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