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江湖悬案 > 第二百二十二章僧侣(下)

第二百二十二章僧侣(下)

  黑血地狱,生即是死,死即是鬼,有鬼就有阎罗,有阎罗,就是地狱!

  荒漠神奇的峡谷

  追逐战还在继续之中,追逐,就有猎人和猎物。本来相当猎人的阴阳一众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猎物,而原本是猎物的罗网一众,现在已经成为了猎人。

  作为职业杀手的罗网舵主来说,丛林追逐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罗网,即是天罗地网,他们走到哪就有一张无形的网笼罩着在上空,无论对方怎么样躲避,怎样挣扎,就只是在网中,哪也去不了。

  现在阴阳家一众面对的是这样的情况吗?他们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拼命的逃跑,姬如天兮已经重伤了,在交战的时候还看不出来,可是一等姬如千泷与姬如莫语的功力卸掉了,整个人就像被抽空了一样,头晕目眩,四肢乏力,站立都是很大的问题,何况现在逃跑还要带着他。

  不过阴阳家一众也非等闲之辈,在与罗网宣战之前,他们对罗网肯定会有一定的了解。知道罗网的追踪术非常厉害。此情此景,如何

  进行反追踪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只是一味的逃亡,终究会被追上的。

  可是罗网就站在身后不远处,如果要听下来故布疑阵,时间肯定不够,所以他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分散逃离。他们是一遍逃离一边

  商量,最终确定湘君湘夫人一起,星魂跟月神一起,而云中君则与三神使一起。这样分配实力很均衡,而且能够分散对方的站力,关键还考虑到了受伤的姬如天兮,有云中君这个药筒在,攻防都会事半功倍,因为他会用毒啊!

  商定以后,三队迅分开,而姬如天兮在吃了云中君给的聚力丹之后,精神恢复了不少。不过云中君的神色可不太好,因为对于他而言,聚神丹太贵重了,十二颗聚力丹花了他三年的时间。不然这丹药不会有如此神效,让面如死灰的姬如天兮恢复神采。不过,现在姬如天兮还不能自行运功,不过要是借助姬如天兮与姬如莫语的内力,还是可以攻击的。

  分开走之后,吃了定神丹药。精神倍好的姬如天兮突然对云中君说道:“徐大人,我现在已经恢复了很多了,刚才我想了想。你还是跟月神大人他们一起吧!虽然有星魂大人在,但月神大人几乎不参与实战。如果杀手都冲他们去了,那肯定非常危险。所以你还是去去他那边吧!”

  云中君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姬如天兮会说这些话,但是一想想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便道:“那你这边能应付吗?”虽然一路上云中君很怀疑姬如天兮的能力,但是在内心里,对姬如天兮还是很赞赏的,虽然刚才的围剿失败,但是姬如天兮做的足够好了。只是对方太厉害了而已。

  姬如天兮道:“放心,你应该知道三神使联手的威力。”

  云中君点了点头,道:“好吧.”然后拿出几个小药罐子递给姬如天兮。“关键时刻,可以救命。”

  姬如天兮连忙接过,道:“多谢大人。”

  云中君离开了,循着月神与星魂的方向追去。

  这时,姬如莫语问道:“你为何要支开他。”她似乎一开始就看出了姬如天兮的目的。

  姬如天兮道:“一会再告诉你们。”

  大约向前走了一个时辰,三人走到尽头了,前方又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这时候,天也快亮了。这时,姬如天兮的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之色,而是走到悬崖边上,找了个石块坐了下来。

  姬如莫语一脸不解道:“天兮,你这是干嘛?敌人就要追上来,为什么还若无其事的坐在这里?”

  姬如天兮淡淡一笑,道:“看日出呗,我们好像很久都没有看看过日出了。你们也过来座吧!”在这样危急的时刻,还有闲情看日出,姬如天兮在想什么?

  姬如莫语与姬如千泷很是不解,但是一般姬如天兮说什么,他们都会听的,所以二女在天兮身边坐了下来,三坐并排,静静地,似乎真的在等待着日出。”

  姬如千泷先问:“天兮哥哥,为什么要看日出?”

  姬如天兮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看日出,但心里就是想看。”

  姬如千泷道:“原来是这样,可是天兮哥哥,我感觉你最近好像变了很多啊。”

  姬如天兮反问道:“有吗?”

  姬如莫语头一偏,问向姬如莫语道:“莫语,你觉得呢?”

  姬如莫语思考了片刻,然后道:“是的,从你拥有巨阙之后,我也感觉你变了。你怎么会看懂那么复杂的地图?又怎么如此懂得行军打仗?我们三人所学的虽然各有不同,但是我们有什么样的能力都是清楚的,我不记得你学过行军布阵啊!”

  听了这些,姬如千泷似乎有种恍然之感,道:“被你这么一说,我也举得很神奇啊!我之前只是感觉天兮哥哥变了而已,却没有想到这些,天兮哥哥快说说,你什么时候偷偷学的啊!”

  姬如天兮道:“我没有偷偷的学过这些,只是自从拥有了着巨阙之后,我的脑海之中涌现了很多新奇的想法。我感觉很陌生,却也知道这些都是属于自己的。似乎只是被遗忘了很久。”

  姬如千泷道:“难道你以前还经历过什么吗?”

  姬如天兮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可是这些感觉很新奇,让我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过往。就比如说我叫姬如天兮,可是在我的脑海之中,以前根本没有这个印象,只是东皇大人告诉我叫姬如天兮,那么我就是姬如天兮。”

  听了这番话,姬如莫语的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道:“天兮,你想说什么?”

  姬如天兮道:“我只是想知道,在进入阴阳家之前的我,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姬如莫语大惊道:“你怀疑是东皇大人故意抹去了我们曾经的记忆?”

  姬如天兮道:“抹去是不可能的,不然就不会想起。应该只是被封印了吧!”

  姬如千泷道:“或许我们曾经的经历太过痛苦呢?东皇大人只是不想我们受苦呢?我觉得月神大人他们对我们都很好啊!”对于月神,姬如千泷真的是感受到了母亲般的温暖。

  姬如天兮冷哼一声:“很好的话,他们会让我们去杀人吗?我们是不是只是他们的工具而已?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当初的自己是什么样吗?”

  “如果,我们有亲人被他们杀害呢?如果他们真是为了我们好。就应该面对最真实的我们,征询我们的意见。他们不是,他们只是让我们崇拜他们,产生信仰,然后,我们被麻木了,**控了。说白了,我们只是木偶而已。”

  姬如莫语道:“天兮,你别再说了。”说这样的话,可是很严重的。

  姬如天兮道:“我把云中君支开,就是为了告诉你们这些。我不想自己被当成木偶来玩弄!”

  姬如莫语仔细一想,也觉得姬如天兮说的有道理,便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姬如天兮道:“离开阴阳家,找回记忆。”说出这话之时,姬如天兮浑身爆出一股无比强烈的气势,犀利的目光预示着他的决心。他是将成为霸者之人,怎么甘愿受别人摆布?虽然他现在还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但是骨子里的傲气,使得他的尊严不容别人侵犯!!!

  这一瞬间,姬如千泷与姬如莫语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静静地感受着姬如天兮那股霸者之气,看着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姬如天兮。

  不知道什么时候,东边的天际露出鱼肚白,提示着日出的时辰,沙漠微微泛着淡白和浅黄。天边的云慢慢变幻着色彩,沙漠的颜色也在不断生变化:从淡黄到金黄…

  沙海茫茫,横无际涯,安静的沙漠世界只属于他们三个人…

  他们站在一起,光线从身后投射下来,沙漠上留下我们长长的身影…

  未来,他们是什么样子?

  未来是什么样子似乎不可预测,现实终究让人受困于迷惑之中。怎样才算是真正的自己?怎样才算活的有意义?很多人都给不出答案,因为他们自己都获得混混沌沌,自己为什么而活,自己应该怎样去活,他们似乎连这样的概念都没有,从来不会去想这些事情。说得简单,这样的人反而单纯一些,因为思想越简单,人就越单纯。

  那么,整天在思考的人,是不是就意味着在自寻烦恼呢?答案是肯定。思考与不思考,都是过一生,他们有各自的交际范畴,可以说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虽然偶有交集,但是肯定不会有太多的交流,顶多是相互羡慕。

  就像有的人,就算拥有一切,心里却还是寂寞的,这时候,他们便会羡慕农家的那些其乐融融。当然,很多时候,淳朴的人会先羡慕那些富丽堂皇,但是仅仅是停留在羡慕的阶段,不会多想。

  思想解放了人,思想亦束缚了人。当一个人迷茫太久了,一旦在脑海之中产生新奇的东西,他便会不顾一切的思考到底,寻找到底。现实中有很多很多这样,没有为什么的忙碌的,整天看似很充实,实则茫然不已。干了什么,只是因为要做,而不是自己心甘情愿去做。浑浑噩噩度过一年又一年,当幡然醒悟之时,很有可能为时已晚!

  姬如天兮就是这样一个人。当然,他醒悟的还算早,这还得谢谢巨阙。属于剑中至尊的巨阙,遇见了自己真正的主人,怎么会愿意自己的主人受他们支配?

  他们三人之中,最迷茫的应该就是姬如千泷了,她算是最早进入阴阳家的,被封住记忆之后,脑中一片空白的她遇到了如母亲般的月神,她真的以为自己就是月神的女儿。只不过她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她抬头看剑那一轮明月之时,心中便会有无尽的伤感涌现,这种感觉让她很痛苦,痛苦在于不知道为什么痛苦,这有多无奈?

  每次她痛苦的时候,月神就会准时出现在她身边,将她轻轻的拥入怀中,抚慰着!顿时,姬如千泷心中的痛很快就会消失了。痛苦转变成了她对月神的依恋。无论走到哪都想有月神在身边,就像孩子离不开妈妈一样。拥有着这样的情感,怎么让她毫无顾虑的离开月神,离开阴阳家?

  对于姬如千泷而言,这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至于姬如莫语,她是与姬如天兮一起进入阴阳家的,她与姬如天兮之间是相互依赖的,虽然对于月神她也很有好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想跟着姬如天兮。仿佛只要跟在他的身边,就很有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是其他任何人都不可替代的。所以当姬如天兮说道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她脑海之中的第一反映不是想姬如千泷那样去对抗这样的想法,而是顺者姬如天兮所说的去想。

看过《江湖悬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