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江湖悬案 > 第二百四十一章心动(下)

第二百四十一章心动(下)

  美少女的心疯狂的跳动着,脑子里一片浆糊,心中不停在喊他要过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魔龙靠近了,但是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很害怕,害怕一句话便唐突了佳人。到底要说什么,才能引起她的关注?

  魔龙看着美少女,老半天才想出一句,支支吾吾地道“你,你的声音真美。”

  美少女依然很紧张“你,你,你说笑了,我唱的一点都不好听,我只在没有人的时候才敢唱。你就别取笑了。”说到后面,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都听不见了。

  魔龙看着美女,他当真以为美少女觉得自己在取笑她“我对天誓,我是真的觉得非常好听,如果有谁觉得不好听,我跟谁急。”魔龙说的非常认真,如果说真有其他人说不好听的话,估计秒秒之间就被他给秒了。

  美少女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子这么认真,不仅扑哧一笑,道“我相信你说。”这一笑之下,美少女反倒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她只是没有想到,如此帅气的男子,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确实让她意想不到。

  可是这样一笑之下,魔龙就像完全失了魂!他似乎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摒弃了杀人的恶念,也没有任何的饥饿之感!这真的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当然,对于眼前这个美对太过分的美人,钟罄当然感觉赏心悦目。她想起了紫瑶,想起了月儿。想起与他们初次相遇时的情景,现在想来,是多么的想念,多么的渴望。

  魔龙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美少女道“我叫子桑问语。”

  魔龙笑道“名字真好听,我叫天翼。你刚才唱的歌叫什么名字,真的是太好听了,我就是被你的歌声吸引来的。”

  子桑问语灿烂一笑,心中都乐开了花

  他们逐渐熟络了,笑声此起彼伏

  子桑问说这曲子的名字叫箜灵鸟!!!!!天翼顿时就觉得这话名字太秒了,因为子桑问语歌唱时候的样子,就像一只箜灵鸟!

  他们从直接将太阳聊下了山。一开始的尴尬全都没有了,有的只是开心快乐。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特别的快,太阳下山之前,子桑问语肯定要回家,天翼想送她回家,但是子桑问语怕给家里人看见,那样影响不好,但是她答应天翼,第二天还来里,与他相会。

  那一晚,天翼就在溪边一直等待着,等待着黑夜消退,等待黎明到来。这似乎是他人生之中渡过的最漫长的夜晚。都说睡觉时间会过得非常的快,于是,天翼弄来树枝材草,铺了一个舒服的g睡的会更香!

  不过,要睡的更香,前提是要能睡着。睡不着,一切也是屁!

  整个晚上,辗转反侧,脑子充斥的全都是子桑问语的样子,还有她的歌声!

  当然,有想念,有等待,才会觉得更幸福,虽然等待是煎熬,但是等待时候的天翼,脸上挂满了微笑!魔龙到底去哪了?没有人知道。

  终于,东方放亮,天翼还是没有睡着!

  这时候,钟罄惊异的现,天翼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可是,他仍然感觉不到有一丝的饥饿之感!这倒真是出了鬼了。当然,鬼在魔龙面前,也只算个屁。

  相信绝大多数的朋友们都有过初恋的经历,或者说,每个人都会有想一个人想得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时刻,有这样的时刻,并不丢人,相反人生会很精彩。当然,其中可能会包含些许的无奈与痛苦,但爱情与青春就是紧紧的粘在一起,不管哪一种结果,经历过就是精彩,过去的不管是开心或者不开心,都可以看成是美好,因为过去的,永远找不回!

  溪水,哗啦啦,世界是宁静的,而溪水的哗啦啦却可以让人心平静,再加上这里风景无限,堪比仙境,在这样的地方只会觉得心旷神怡,陶醉无比。但是,如果一个人心里真的不安静的话,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的美丽,都安静不下来,仙境也只是虚幻而已。这样的人,世界就在他心里,而不是在他眼前。

  东方已经微红,大地渐渐放亮,黎明便是希望,天翼的希望。

  整个晚上都没有睡,根本无法入睡,一直在想着那美丽的脸庞,那轻盈的舞姿,那是一副美丽的画卷,深深的刻在天翼的脑海之中,永远都无法抹去了。

  天翼在等待,可是天亮已经好一会了,子桑问语还没有来,天翼有点不耐烦了,他想去找,可是从何找起?更重要的是,万一他自己去找的时候,她翩翩又来了,错过了,那该怎么办?而天翼,则成为了一个失信之人。那子桑问语还会原谅他吗?

  不不,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生,擦肩而过是不是命运,而是痛苦!

  所以,天翼决定等,无论多么难等,他都要等,等到天荒地老也要等!

  太阳已经挂在正空了,太阳还是昨天得太阳,溪水还是昨天得溪水,鲜花亦是昨天那般烂漫!只是这里少了个天使,少了那个仙子。还少了一份炽热的心。

  太阳下山了,夕阳染红了半边天。那晚霞得绚烂,要是能跟子桑问语一起欣赏,那该有多好?天翼是这样想的。可是现实确实空虚寂寞冷!

  又是太阳升起,又渡过了一个艰难得夜晚,天翼心里惶惶不安,难道他真得不会再来了吗?不会的不会的,这只是过了一天而已,没有必要那么担心,或许是人家有急事呢!

  太阳再次升起了,天翼再次充满了希望,憧憬那飘飘的身影。他一直在渴望着,用无尽得希望渴望着。然而,他等到的只是日落之后得黑暗!无尽得黑暗!

  太阳又起,太阳又落!她还是不见!

  但是天翼却更加的坚定她回来,因为他永远相信她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她肯定是有特别的事情耽搁了。不过,天翼这是在安慰自己吗?

  不是,他是真的相信,而且,她真的来了。

  她来了,是飞奔而来,满头大汗,完全不见舞动那天的仙气,但是却多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可爱。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他来了就好。

  天翼看着子桑问语,到“你去哪了?我等了你好久。”

  子桑问语道“不要问我去哪了,你只要知道,我为了来见你,付出了很多得努力。”

  再次见面,天翼就知道自己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原来,等一个人得感觉,可以是那么得痛苦,那么的甜蜜。这本来是矛盾体,但是现在,因为痛苦才有甜蜜,因为甜蜜,才有痛苦。

  或许他们相遇得时间还太短,或许他们了解得还不够深,但是他们清楚的知道,他们已经住进了彼此的心房。案情悄然而至,让人防不胜防,上一刻,天翼还在吃人,下一刻,天翼爱上了人。

  这似乎也是矛盾得,吃人,为什么会爱上人呢?既然不断的吃,那就意味着将人当成动物,当成食物而已,怎么会爱上人类呢?这个,就是天翼自身得秘密了。吃人的是龙,爱上人的也是龙,这其中,是否有着某些差别呢?

  不管这些,相爱总是好事,不管以后结局如何,爱上了,就足够缅怀一辈子的了。他们一起戏水,一起在山间奔跑,一起穿梭与灿烂得花丛之中,他们脸上得笑容比鲜花还要美丽,这是从内心绽放出来的无限美丽,那是最纯净得美,从内心之中汲取得纯净,是最可贵得。现实的人最缺乏的就是这种纯净,而且世界,似乎也容不下这种纯净,纯净了,就会有人想尽办法去玷污,那便是人心得丑恶!将自身得纯净永远埋葬,表现在外面得,只是权利金钱得腐臭!

  他们相拥在了一样,感受着对方的拥抱,暖和,最重要的是舒心!畅快!拥抱不只是拥抱,而是爱得报答,思念的诠释!

  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他们已经有了无法割舍得情感,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都能够感受到,感受到那份温暖,感受到那份幸福。

  他们坐在花间,感受这阳光得温暖,感受着彼此得甜蜜。这样得时光真是太幸福了,天翼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这一切。而子桑问语呢?她当然也感觉很幸福,可是她得表情看轻来却不怎么自然,难道,这样的幸福还不够吗?

  子桑问语抬头仰望天空,然后,一指燕子从空中飞过,后面也跟着一只,两只燕子在空中翱翔,看起来欢快无比,然而在子桑莫语得眼中,她看到得,是后面得燕子,无论怎么努力,都追不上前面那只。她不禁问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天翼睁开眼睛,以灿烂得笑容看着子桑问语“会的,当然会的,只要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我会保护你一辈子,让你永远开心幸福。”

  子桑问语不说话了,她靠在了天翼的肩膀之上,但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幸福的姿态,反而眉头紧锁,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不开心吗?少女憧憬的,不就是这样的爱情吗?

  子桑问语道“如果有人要杀了我,你会怎么办?”

  天翼道“别说笑了,你可美丽可爱,怎么可能有人要杀你呢?”

  子桑问语道“我是说如果,如果真有人要杀我,你会怎么办?”

  天翼道“我当然毫不犹豫杀了对方,要是有欺负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子桑问语道“杀人很痛快吗?”

  天翼一脸严肃道“当然不,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杀人!”天翼说得很认真,但在人听起来,这就是一句假话,魔龙吞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不到万不得已才杀人呢?

  但看着天翼得表情,又不似说谎。

  子桑问语也是一脸严肃,道“可是,如果我不让你杀人呢?就算我被人杀了,你也不能杀人。”

  天翼不解道“为什么?这不可能!我不会让人伤害你。”

  “那我这样跟你说,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杀人!如果你再杀害一个人,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这时候,天翼感觉子桑问语有点不对劲了,道“你这是怎么,生了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你能答应我吗?无论如何,都不要杀人。”

  “好!”

  这时候,子桑问语才笑了,这样的笑容,才是属于她最纯真的。然后,她仰头在天翼得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靠在天翼得怀中,闭上眼睛,感受这天翼xiong膛得温度。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时间仿佛像静止了一般!天翼真的希望时间就此停止,他想永远和他在一起,他不想再一次等待,等待的过程太痛苦!

  但是,子桑问语还是需要离开,天翼只能再次等待。当然,现在的他有足够的信心等待!

  天翼笑道“正是如此。虽说我现在只是个元神的形态,但是我们还有钟罄,还有三神使,就还有机会。”

  少羽不解道“在尊上面前,三神使什么都不是,能帮上什么忙呢?”

  天翼道“三神使联合,能发挥无上的威力,这句话你们应该听到过,而且你们三人联手交战的时候,也确实能发挥很大的威力。但是,之前你们的修炼方法有问题,虽然勉强达到三人心灵相通,但是对于身体的损伤太大了,一旦你们面对真正的强者之时,瞬间就能看出你们的弱点,就像尊上那般,在他面前,你们毫无挣扎的余地。”

  少羽道“之前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感觉胸口的部位老是隐隐作痛。可是刚才你救过我们之后,我感觉自身的力量更加真实,实力增强了不少。”

  天翼道“那是因为我用金色莲台替换掉了你们那个神力缺失的白色莲台。”当初在蜃楼上,三神使入神的时候,他们头顶就出现了个白色的莲台,后来白色的莲台,钻入了他们的体内,为成为神使打下了基础。但是,按照天翼所说,那白色莲台,只是次品罢了。次品只能爽一时,却有可能痛苦一世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看过《江湖悬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