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苹果彩票开奖直播网-苹果APP > 谎话大王 > 938【两全其美】

938【两全其美】

  谎话大王正文卷938两全其美刘良佐连忙为朱由崧证明道“不错,却有其事,下官甚是佩服。”

  朱由崧不屑道“你当然佩服了,你只半柱香的时候就完了。”刘良佐脸色一阵难看,却不敢发作出来。

  洪荒见刘良佐的脸也是甚觉得好笑,与朱由崧的这些对话中,洪荒已经基本摸清了他的秉性,知道他可以说此事也是为了炫耀一番。

  洪荒只好也赞道“佩服佩服。”

  朱由崧摇头道“那本来我要的是十五个,哪知道却只有十二个了,唉,这种事迹一直还没有机会突破呢。”

  洪荒笑道“眼下不正是机会?”

  朱由崧奇道“何来的机会?”

  洪荒指了指台上道“要么不做,要做就要让别人永远没办法超越。”

  朱由崧还是没有明白过来,洪荒不禁暗骂他长了个猪脑子,嘴上却道“那小王爷要的是十五个,但是只有十二个,今乘此机会,这台上二十个一个不差,不正好是机会。”

  朱由崧一听此言,立刻乐道“洪兄果然有见地,不过洪兄过门是客,我总得留几个给洪兄。”此刻朱由崧对洪荒的称呼也显然更加亲了。

  洪荒哈哈一笑“至于这方面我那里是小王爷的对手,全权由小王爷拿去就是了。”

  洪荒口上盛意全权的将美女全部让给朱由崧,心中却想道“你要花一千两买赛赛。”想到这不禁抬头看向楼上,只见卞玉京也在望着这边,只是头上带有面纱,也看不清楚她究竟是何表情。

  朱由崧立刻站起身来,对徐二娘叫道“二娘,今夜这二十位姑娘小王全部包下了。”

  徐二娘脸露难色,道“小王爷,如此不好吧,其他客人我可怎么交代?”

  朱由崧微怒道“难道本王的面子,二娘也不买帐?”

  徐二娘虽然久经沙场,只是一两个人还好办,但全部人却甚是为难,同时知道眼前之人不好得罪,而且听说此人对女要求很特别。看向洪荒。

  洪荒立刻站起身来,对朱由崧道“小王爷,既然你要包下来,其他客人定是要抱怨,那岂不是令二娘为难?”

  朱由崧笑道“笑话,小王管其他客人怎么想?”

  洪荒道“在下倒是为小王爷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朱由崧棋道“什么办法?”

  洪荒道“不如小王爷出个天价将这些客人全部吓退,也省得让二娘为难,毕竟二娘也是个生意嘛。”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

  朱由崧点了点头,道“钱,本王倒是毫不计较,只要的本王舒服了,自然少不了。”

  洪荒见朱由崧口头放松,立刻对徐二娘道“二娘,现在可以叫价了,价高者得嘛。”

  徐二娘立刻笑着对台下人道“此刻开始叫价,每位姑娘皆是百两起跳。”台下立刻叫声一片,顷刻时间已经把价格抬到两百多两。

  徐二娘脸露喜色,如此叫下去定是会超过以往的日收入的。朱由崧却大声叫道“台上所有姑娘,本王每人都出五百两。”徐二娘一听,立刻喜出望外,一个五百,二十个岂非要一万两,如此就是买下春香楼也绰绰有余了。

  台下男子皆嘘声怨起,大声叫道“小王爷如此做法,是不让我们有乐子可寻了。”

  朱由崧不怒而笑道“本王已经给你们留有余地了,本王只出五百两一位,你们有出的五百零一两的,尽管拿去就是。”

  这台下皆是一般商人,岂有一女就花五百两的,各个只有望而却步,即便真有出得起钱的,也不敢得罪朱由崧。

  徐二娘仍是为难,如此一来,就是将这些客人拘之门外,如此一来,以后谁还会来光顾春香楼呢?

  洪荒知道徐二娘为难,立刻给徐二娘想了个主义,上台轻声对徐二娘道“你赶紧让其他姑娘也穿上,再来叫价,价格方面还是不能低,一来怕姑娘们会闹心,二来王爷面子上有会过不去。待王爷领着姑娘进房后,你再开始不迟。”

  徐二娘急道“等王爷进房,其他客人也都了。”

  洪荒道“放心吧,我现在就让王爷领着姑娘们进房去。”

  洪荒说着就跳下舞台,对朱由崧道“我和徐二娘说好了,她宁愿得罪其他客人也不得罪小王爷你,但是我认为王爷也应该估计一下二娘的苦心,此刻立刻带着姑娘门进房去,二娘已经为小王爷准备好了最好的上房,酒菜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王爷您下塌了。”

  朱由崧哈哈一笑,道“洪兄说是甚是有理,要是二娘被小王的关了春香楼,那也是小王的损失嘛。”

  洪荒立刻笑道“小王爷大量。”

  朱由崧立刻带着二十位姑娘上得楼去,带她们进门后,洪荒示意徐二娘可以继续叫价。

  洪荒则坐回位置上,对一边的冯老爷笑道“原来冯老爷也喜欢春香楼?”

  冯老爷冷冷一笑道“在下只是来这里与小王爷商量点事的,岂知他毫不放在心上,看来在下也只好亲自去找福王商量才对。”

  洪荒虽不明白冯老爷究竟想和朱由崧商量什么事,但是见美子也在场,总觉得事有蹊跷。

  洪荒转头看了眼美子,见她仍是瞪着自己,立刻笑着问冯老爷道“这位相貌堂堂的朋友是谁?”

  冯老爷一怔,没有答话,孔武则道“这是我们冯府新来的管事。”

  洪荒笑道“孔大哥原来也喜欢来这种地方。”说着便站起身来,走到美子的身边,她的肩膀道“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美子想要推开洪荒,岂知洪荒搂得更紧,心道“反正你喜欢女扮男装,我索性就当未识破。”

  美子也知洪荒定是认出了自己,用力推开洪荒道“放尊重点。”

  洪荒佯装奇道“兄台这是何意?你我皆为男人,这有什么不妥,你又不是大姑娘家,况且大姑娘也不会出现在春香楼这种地方了,你说是吧。”

  孔武则为美子解释道“兄弟他不习惯与人如此亲,之前我也是如此,硬是被她打了一巴掌呢。”

  洪荒知道孔武性情梗直,定是不知道美子是女儿之身。

看过《谎话大王》的书友还喜欢